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专委会工作 > 正文

新区政协社发委委员为社会组织鸣不平



发布时间:2011-06-10 浏览次数:531
 
    “在国外,资深社工和律师、医生一样受人尊敬,但在我们这里,社工的收入可以用窘迫来形容。”日前,新区政协召开的关注社会组织发展和社工队伍建设座谈会上,有委员鸣不平。
    上海中致社区服务社是在探索预防和减少犯罪工作体系建设背景下,在浦东成立的民办非企性质的社会组织,“我们的工作主要是3个条线,禁毒、社区矫正和青少年事务”,“社工和服务对象的比例基本是1:50,而在大墙之内,这一比例是1:20,但是我们社工的收入一般在2000元左右,和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相比,有差距是铁板丁丁的。”中致社负责人恳请委员为社会组织得到更多关注支持呼吁。
    其实,浦东新区的社会组织发展一直走在全市甚至全国前列,曾成立全国首家民办非企业性质的“公益孵化器”——上海浦东非营利组织发展中心,社会组织在浦东的发展也被誉为小政府、大社会这一先进社会管理理念的体现。但往往观念与实践不能同步,一直关注社会组织发展的新区妇联副主席陈腾澜委员、新区民政局社会事务管理处副处长潘成英委员提出了一个悖论,社会组织创立的初衷正是用社会的力量参与社会管理,脱离政府越管越多、越管越死的窠臼,但现在的情况是,和政府建立良好合作关系的,得到政府购买服务机会的社会组织发展的比较好,对政府的“依附度”越高的社会组织,发展越是稳定,这其实有悖于发展社会组织的初衷。
    社会认同也是社会组织发展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打个比方,两个大学同学,一个在世界500强,知名外企,万入万余,一个在街道做社工,收入一两千,社会对他们的评判会怎么样,这对于他们对自己的定位有什么影响?”很多委员认同唐是绿委员的担忧,高行镇政府社会稳定办公室主任钱伟国委员认为流动性大影响了社工的专业性,“基本每个社区都需要社工,但现状是很多实习生和志愿者在做社工的工作,考核没有具体的抓手也影响了他们的专业发展。”尤智松委员则提出了另一条路径,“社工中的优秀分子可以进入政党,甚至人大、政协,除了薪酬之外,给他们施展才华的平台也是对他们的肯定和现行政治制度的进步。”
    座谈会之前,委员还视察了花木街道社区戒毒康复中心、青年家园。社会法制委员会近20名委员参加视察座谈。(潘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