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综合 > 正文

聚智慧、建诤言、献良策

——新区政协年末视察综述

发布时间:2010-12-27 浏览次数:219
 

浦东开发开放20年激流勇进,目前正进入攻坚克难阶段。社会功能相对滞后于经济功能、城市功能相对滞后于产业功能、生活功能相对滞后于生产功能,如何破解“三个相对滞后”,如何发挥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引擎作用?11231214,新区政协组织委员就新农村建设、环境保护与市容卫生建设、“三港三区”建设和社会组织发展开展年末视察。委员看发展现状、听情况通报,与相关领导交流互动,共同找寻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路径。

村庄改造:充分考虑变量、土地焕发生机

“以前房子前面种树、种菜,还有堆物,看上去乱哄哄的。现在你看,房子前面清清爽爽,村里干干净净,废水也像城市从管道走了。”惠南镇桥北村农民告诉视察的委员。年初,浦东通过了总投资76亿元的“村庄改造5年计划”。新区基本农田保护区域内的17个镇、230个行政村被列入改造计划,共有20.31万户农户将受益于此项改造计划。在编制村庄总体布局规划和建设计划的基础上,8大类村庄改造任务按照年度、区域分批推进。

作为全国城市化进程最快的地区之一,浦东的小城镇建设、城市工业向郊区扩散、农村劳动力转移也快速推进。吴平委员提出浦东的村庄改造要充分考虑到这些“变量”,“村庄改造不是单一的工程,更不是一时的形象工程,要与其他‘三农’问题结合起来考虑,比如前几年浦东调整部分镇的建制,要充分考虑到这些变化因素,要与农民增收相结合,与产业发展相结合,与现有条件和未来发展预期相结合。”王旭光委员表示赞同,“村庄改造工作一定要想好了再做,谋定而后动,避免以往有些项目匆忙上马的教训。每个镇、村的实际情况不同,要根据村庄规模、地理位置、有关规划、产业特点等作好每个村的具体规划,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避免重复建设。”

张明华委员认为村庄改造也要体现先行先试,“外省市一些地区工作力度非常大,在土地制度改革、率先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方面有些已经走在了浦东前面。建议我们步子更大一些,要敢于更要善于先行先试,比如,是否可以在宅基地有偿使用、宅基地流传办法和推出机制等方面做些试点和探索工作。让农村的土地活起来,农村的发展快起来。

还有委员提出项目建设要尊重群众意愿,重视村民参与,要建管并重,完善长效管理机制等意见建议。

垃圾处理:减量优先,公众参与

2015年,浦东新区人均生活垃圾处置量减少25%,人均垃圾处置量从每人每天1.01千克下降到0.7575千克。“十二五”期间,浦东将逐步建立健全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置体系,实现新区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全覆盖。新区环保部门向委员们描绘了“十二五”规划中的城市生态蓝图。

减量和分类是委员关注的焦点。经济增长与垃圾增长脱钩是循环经济策略的根本保证,欧盟的固体废物管理政策理念值得借鉴。不少委员对世博会结束后空气质量的下滑表示担忧,让老百姓呼吸上新鲜的空气和“菜篮子”、“钱袋子”工程同样重要。焚烧垃圾会产生巨毒复合物二恶英,尽可能减少焚烧厂和填埋场是一个急待解决的问题。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减少焚烧和填埋垃圾的量。垃圾的总量不可能减少,但是剔除可回收的和经处理后可做肥料的垃圾后,剩下的再进行焚烧和填埋就少得多了。将垃圾进行严格的分类,是垃圾减量的重要步骤。李明虎委员认为,以社区为基本单位的垃圾分类、减量和积极有效的垃圾回收、循环产业必须得到政府和社会的重视,科学分类、逐渐减量的观念必须深入人心。他建议尽快明确分类清运标准与作业规范,小区生活垃圾分类清运统一调度,各类垃圾实行“分类运输、分类计量、分类计费”模式,提高分类收集实效。

陈家昌委员提出是否采取“分摊法”。一是象北京、深圳、苏州等采用垃圾焚烧发电的城市,开征城市生活垃圾处置费。二是设计一种反向征收机制,来平衡财产受损者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任何地方都不具有天然的不建垃圾场的正当性。因此,政府相关部门除了在选择垃圾场时要从技术上和经济上进行认真考量以外,还必须在垃圾场周边居民的财产为了公共利益而贬值的时候,公众也必须向其补偿,这样方显社会正义。

“提高公众参与度,可以用小手牵大手的办法。”任俊严委员提出,“垃圾分类处理可以从小朋友抓起,父母都愿意言传身教给孩子好的影响,所以通过孩子带动大人通常都会有不错的效果。”不少委员表示同意。

三港三区:一体化开发,提高政府效能

作为上海市政府的派出机构,上海综合保税区管委会成立一年来,1+1+1>3的放大效应初步显现,今年的融资租赁、水水中转集拼功能等都取得重大突破,各项主要经济指标均呈现两位数增长。

委员对三港三区给予更大期望。有委员提出,要推动浦东机场综保区一体化开发。现在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分属为两个开发主体运作。目前封关运作的仅是西区,约占整个园区的一半,尚未封关的另一半已先于西区建成多年,建议浦东要进一步加强同上海市有关主管部门的沟通与协调,平衡处理好两个开发主体的利益关系,尽快拆除两者铁丝网隔离,进一步提升机场综合保税区功能。

“三港三区适逢创业初期,能否取得跨越式发展,促成大量企业入户,是对浦东转变政府职能、提升服务水平的检验。”有委员认为政府效能具有重要保障作用,“要发挥好浦东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功能,切实解决好规范和创新、程序和效率的关系,用国际一流标准来衡量政府工作绩效,进一步提高政府行政效能。”

委员们建议要借鉴虹桥商务区发展经验,切实研究发挥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辐射和带动功能的各项举措。建议在机场保税区周边区域现有规划布局中,适当增加商务办公用地,积极引导临空商贸、会展、物流、非保税仓储等现代服务业要素企业集聚,从而带动周边地区经济发展,形成综合保税区与地方经济发展联动、利益共享的双赢局面。

社会组织:政策突破,“储藏”爱心

社会组织在浦东蓬勃发展。新区曾率先成立全国第一家社区服务行业协会、内地第一家民间社会工作服务组织、内地第一个公益社会组织孵化器,目前新区累计发展社会组织占全市总量七分之一。

但很多社会组织及从业人员的生存状态并不容乐观。“刚才在视察时,和几位工作人员聊了,社会组织从业人员素质普遍较高,很多都是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还有一些海归。但他们的收入普遍不高,社会组织的资金的流入、流出都要收税。”曹晖委员担忧社会组织的生存状况,桂兴华委员更是直言:“怎么活可能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难题。”

黄钟委员为此建议,要构建培育扶持政策体系,在政策突破方面有所进展。建立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和财政资金支持社会组织的制度,建立政府向社会组织转移微观层面事务性服务职能的制度,健全社会组织的财务制度、人事管理、职称评定、岗位培训、社会保险等政策。

丁卓平委员以高校里普遍采用的“学分制”为例,“能否设置一种机制,类似于西方社会的信用机制,平时所做的义工、志愿者活动都能赢得相应的分值,在升学、求医时这种分值能起到一定的作用,通过这种外在制度,约束和引导大家的行为,为社会组织良性发展构建广泛的群众基础。”

据统计,参加委员年末视察的委员总数达480余人(次),不少委员参加了两次以上的视察, 50多位委员在视察时发言,综合归纳后形成30多个方面的视察建言。新区政协副主席戴群华、张兆田、方柏华、谢毓敏、邵自红、胡松春,秘书长刘英参加视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