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风采 > 正文

我心赤子,吾道不抓

——访浦东新区政协委员、上海市银行卡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经理叶培明

发布时间:2019-09-03 浏览次数:1251

 天命既至,大道未及。虽啸傲山林之意不再,缘木求鱼之念难成,然心秤三界之内,情系五行之中,赤子之心依旧……”在复旦哲学系校友毕业30周年聚会上,叶培明以一篇名为《缘聚》的千字文坦露了自己几十年来的心路历程,那句 “赤子之心依旧”恰如其分地彰显了这位浦东新区政协委员的责任与担当。

学哲学出身的叶培明,天然对新知识有着别样的热情,他能够凭借哲学功底,将各种知识进行构架重组,分门别类地放进自己的 “知识抽屉" ,迅速消解吸收。刚毕业那会儿,他为摆脱从学校到社会的心理失重,一头钻进当年的工人图书馆,不分类别罗通扫北地看书,仗着年轻,愣是把自己原本1.5的视力,看成了近视眼。

正是靠着这股对新生事物的热情和僮憬,90年代初,叶培明来到刚刚开放的浦东,在还有庄稼地的文登路(现东方路)上,成为了上海第一批房地产经纪人。无奈的是,命运和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自嘲:“我们第一批房地产经纪人,出了名的倒是有一些,可真正赚钱的,一个都没有。”等到199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到来以后,他也只得另寻出路。

随着新世纪的到来,叶培明踏上了张江这片热土,并再次走到了时代的前沿,成为了上海市银行卡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首创成员之一。因从事招商引资工作,他有幸结识了一大批世界顶级金融企业,不仅为产业园引进了20余个重大项目,更让自已迅速融入国际金融行业的前沿。

2013年,新区政协全会上来自浦东九三学社区委的一件提案——《关于建设浦东金融IDC云共享平台的建议》正是出自叶培明之手。 为了谋求浦东金融业的进一步提升,他提出,金融数据是金融企业的核心资源,在浦东新区建设融合主机托管等基础性资源服务、基于大数据技术的大数据分析和基于灾备技术的业务连续性管理等数据应用服务以及基于信息和技术服务平台的信息咨询服务等功能于一体的、专业化金融互联网共享数据中心(Internet Data Center, 简称IDC),是提升浦东金融服务能级、构筑上海金融信息安全防线的必然要求,是实现国际金融中心浦东核心功能区建设的新一轮发展、巩固浦东在上海“两中心”建设中桥头堡地位的基本要求,也是为浦东现代服务业发展注入新活力的必然选择。

他还忧心的提出:“浦东金融IDC云共享平台 项目建设计划,多年前曾有过酝酿,后胎死腹中;如再次错失建设良机,则相关产业资源将就此向中西部转移,且一去不复返矣!”

成为新一届浦东新区政协委员以后,叶培明感受到了更沉重的使命与责任。虽然从前他代表九三学社区委写过不少提案,有些被 “留作参考”,但是“政协委员不就该说真话实话吗?” 在政协这个大学校学习,让他意识到,政协委员所提意见,不是一定要让有关部门采纳,但一定要说真话实话。这一点,与他多年践行的价值观不谋而合,所言所行要对得起一个知识分子的风骨,要源自那一片赤子的情怀。

“数据港”将成为七大产业之一,点亮浦东发展的新格局,聚焦实体经济发展,发挥产业地图规划引导功能,提速南北科技创新走廊建设,推动张江、临港、金桥、外高桥及相关镇联动……今年浦东新区两会上,区政府工作报告里的这段话,终于让叶培明 “守得云开见月明”,自己多年来的坚持,终得“扬眉吐气” ,始觉“吾道不孤”。

然而,好像刚刚跑到终点,叶培明却又一往直前地冲了出去。 “统筹资源,打造浦东金融科技产业高地”“警惕中国金融科技产业被 ‘直道超车’”,今年2月和5月,他先后提交两篇社情民意信息,再次把金融科技这个名词推向前台。

和科技金融完全不同的是,金融科技主要是指运用移动互联、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生物识别等新兴技术,应用于银行、保险、证券、借贷、理财等各个金融领域和客服、营销、投顾、支付、清算、风控、征信等各个金融环节,创新金融产品,催生数字化新型银行、移动支付、保险科技、消费金融、智能投顾、智能风控等新型金融业态和经济模式的一种新兴产业。

叶培明认为,目前中国的金融科技产业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但近期出现了停滞甚至被阻挡发展的趋势。究其原因,主要在于金融科技在不断为金融业赋能的同时改变了金融业的运作模式,模糊了金融与科技的边界,尤其是模糊了牌照业务与非牌照业务的边界,给金融监管和风险防范带来重大挑战。但近年来金融科技的发展,正极大地推动着金融业务模式、流程和产品的创新,并深刻地改变着金融市场、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颠覆并重塑全球传统金融势力版图;发展金融科技巳经成为金融业发展的重大趋势,成为提升全球金融业核心竞争力的关键要素。

上海有着金融与科技的天然基因,承担着金融科技发展的重大使命也具备良好的基础,“双自”与“双创”下的浦东新区更应该有着高举金融科技产业发展大旗的责任担当。 “传统金融业产值在新区的占比在逐年下降,必须要用金融科技手段对其进行升级。”叶培明说:“我们要因势而动,主动作为,统筹规划,以金融科技发展为推手,打造浦东金融科技产业高地,促进 ‘双轮驱动’和‘双城联动’,为浦东经济社会发展提速。” 他希望并期待,在上海浦东设立国家金融科技产业创新先行示范区,实现金融科技安全示范区、金融科技监管试验区以及金融数据资源开放试点示范区三位一体。

今天再次翻开叶培明近五年来所写的数十篇社情民意信息、提案等,有被报送全国政协的,有上过中央统战部《零讯》的,有被九三学社中央吸收采纳的,有被市区两级领导批示过的,也有被评为政协优秀提案的,更有为国家发展大计提供参考和养分的,所获参政议政方面的荣誉更是不计其数。但是,这些荣誉证书却大多 “找不见了”,对待荣誉,叶培明显得很淡然,正如他在《缘聚》中写的,“见性之程,宠辱不必形于体外,自在之旅,闻识何求达于八荒?”“行迹随意,得失随缘”“自修自持,莫道此间非彼岸;即心即佛,须知东土亦西天。”他说:“我写这些建议,不是为了荣誉,只为秉持一个哲学人对民族复兴、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关注与思考之初心,希望自己的国家能更好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