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风采 > 正文

流淌着文化风骨的农业专家

——记区农业服务中心周浦站副站长康金国

发布时间:2017-07-07 浏览次数:3141

康金国,19797月生于上海浦东,民盟盟员,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南汇区三届、浦东新区五至六届政协委员。

 

现存族谱者,其家族在历史中通常有过十分辉煌的时刻。航头人康金国的家中就放着一本陈年族谱。但是,康金国喜欢说自己是“下沙人”。航头也好,下沙也罢,对这块肥沃的土地,康金国有着浓浓的情怀。他介绍,根据记载,至少从明朝起,他们家族在江南一带已颇具影响。可以推算,整个家族在这里已经住了超过500年。直到2010年,经历政府规划拆迁,不得已搬出老宅。但他们仍然不愿意离开,于是依旧居住在航头镇内。

 

 刻苦读书的康金国自小就成绩优异,最终进入了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学习动物医学。毕业后,他顺利进入当时的南汇县畜牧水产局。这之后,康金国就开始专心研究动物的医养治疗。在当时的南汇县,人们听说“动物还要调养”简直不可思议。康金国说,当时在南汇县,这一块属于完全空白。

 

于是,康金国成了当时南汇县最早一批注册兽医师,更是南汇县第一个专业、专职的宠物医生。做第一人最难,因为前途茫茫,未知的事情太多。当时,凡是在工作中遇到问题,康金国环顾四周,没有前辈可以请教。“其他同事都是搞养猪、养驴的,我只能找大学同专业的同学。但是在那段交通不便的日子里,同学来找我一次就得呆上一整天,正好我们可以通宵、反复地做试验,如果实在困了,两人就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头尾相靠地度过了数不清的夜晚。”

 

两区合并后,浦东新区成立了农业服务中心。康金国以首批青年骨干的身份被召入,并负责农民增收工作。简单说,就是指导农民致富。这一做,又是近六年时间。

 

隔行如隔山,从宠物兽医到指导农民致富,乍一看对康金国来讲应是艰巨的挑战。康金国也知道,他必须发挥已有优势,才能更好地推动工作。很快,他就找到了入口:通过帮助农民减少动物死亡率,再结合政府最新相关政策,减少农民不必要的生产成本,帮助农民致富。同时,康金国又发现,传统农民们在农产品扩大销售、扬长避短利用时节提升品质等方面也不大擅长。因此,康金国找到了工作的突破点,通过自己的知识水平,帮助农民不断增收。在这一系列的学习与总结过程中,康金国的眼界放大了,他从一民只关注动物生命的兽医向心怀农田的农业家完美转型。

 

2016年前,康金国调往农业服务中心川沙站任副站长,先后接受了两项重要工作:一是配合保障迪士尼周边不要发生重大疫病;二是配合推进川沙地区的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工作。

 

他说,尤其是农业普查工作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川沙是全市体量最大的镇,共要完成农业普查19000多户。工作量大、时间紧凑,需要站中每一位工作人员知晓自己的岗位职责,并严格按照岗位分配完成任务。康金国回忆,“即使现在离开了川沙站,当年那个团队留下的一套工作方案以及研发技术,都还在发挥着光和热。”

 

自此,从兽医、畜牧业、农业,再到三农问题。康金国关注所在愈发宏观,这为他进入政协平台打下了扎实的见识基础。26岁时,他加入了民盟。又因在宠物诊疗方面的突出表现,经农业界别推荐,他于2007年被推举为南汇区政协委员。“政协提案我一共写了20多篇,2份关于农业方面的被新区政协评为年度优秀提案,社情民意也递交过20多篇,多篇被市、区政协采用,其中一篇《关于免除偏远山区狂犬病免疫收费的建议》被全国政协录用。”

 

康金国自嘲,“我们家出了很多文人,我却只是个农民。”但是,骨子里流淌着历史沉淀的人,总透着一股文化的情怀。今年,康金国写的提案中,既有一篇《关于解决美丽乡村示范村建设中几个突出问题的建议》这样有关工作本行的;也有《关于解决上海吴昌硕纪念馆发展瓶颈问题的建议》此类放眼文化的。

 

多年的工作经验,使康金国深知:建设美丽乡村对于城乡一体化发展有多么重要。上海市美丽乡村建设定位是“美在生态、富在产业、根在文化”,自2014年启动上海市美丽乡村创建工作以来,全市共评出45家上海市美丽乡村示范村,其中浦东新区有8家。经过3年来的工作,各示范村建设都取得了较大的成效。但康金国发现,随着这项工作的不断深入,一些矛盾也开始显现。

 

康金国认为,区政府相关职能部门把握好政策的同时,多下基层了解实际情况,应该在如何把握原则、灵活落实政策、如何推进工作开展上花大力气,积极为美丽乡村建设出谋划策,解决瓶颈问题。具体而言,康金国认为应该从八个方面着手:首先,继续做好城乡改造计划,对环境进行升级并统一规划;并且要实施新的富民工程,满足村民对生活最基本的物质渴望;还要加快土地流转,这是一切规划的前提;实施管理创新工程,只有管理做好了,才能让好的机制发挥效应;用科学来指导农民生产,让农民合理利用农药;此外还有实施文化健民工程,继续深化医疗改革,促进农民就业等。

 

在《关于解决上海吴昌硕纪念馆发展瓶颈问题的建议》中,康金国提到:吴昌硕纪念馆建立二十多年来所取得的成绩很大,成为上海市文化建设的金字招牌。但和杭州、安吉以及本市其他名人博物馆、美术馆相比,吴昌硕纪念馆名望在前,但在人员配置,经费保障等方面远远滞后,成为发展的瓶颈问题,需要政府文化、人力资源和财政部门给予大力支持。

 

为此,他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能够从国家战略高度及本区的文化建设等方面考虑,进一步重视吴昌硕纪念馆的发展,为纪念馆解决目前较突出的问题,使纪念馆更好的为区公共文化服务。要增加部门设置和人员编制数量;增加学术研究部、宣传交流部、库房管理部;增加事业编制人员数量,可运用事业+聘用+社工的方式。

 

闲暇之余,康金国还写书,关于自己热爱的地方——下沙。古时,下沙又称鹤沙,栖息有为宋代大科学家沈括说的天下最好的鹤。康金国整理了有关下沙的名人名作以及诗词歌赋,取书名为《鹤寿千岁》,预计今年十月份发布。(/徐阳  /尹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