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综合 > 正文

区政协启动“美丽乡村建设情况”民主评议

文、图/潘璐

发布时间:2016-05-05 浏览次数:1563

 

 

日前,区政协部分委员视察书院镇塘北村美丽乡村建设情况,听取新区农委有关情况汇报,由此拉开新区政协对美丽乡村建设工作民主评议的序幕。这也是自2007年以来新区政协第十次对政府专项工作进行民主评议。

“乡愁”牵动委员心

十年来,近400余人(次)参与新区政协的政府专项工作民主评议工作,以委员为主体,评议组深入基层、深入一线,察实情、求真知,提出的意见和建议有见解、有分量。政府要做成一件事需要协调各方面力量和利益,周期相对较长。而委员深思熟虑递交的提案或者大会发言、调研报告,往往并不是政府部门在当年就能完成的。因此,民主评议不局限于某一个具体年份,某一个委、办、局的具体业务,而是立足于解决事关浦东发展和民生福祉的一类工作,致力于让政协“说了不白说”。

农业不是浦东的支持性产业,但在十年的十次评议中,有三次围绕农业,分别是农民增收、农村养老保障和此次的美丽乡村建设,足以说明,委员们对“三农”的重视。“在这个狂飙猛进的工业化时代,在这场时光与推土机的赛跑中,浦东要尽可能的保护乡村民俗文化、守住‘乡愁’。人的成长不可逆,人的思想却能延续。守护乡愁,先要留住‘活着的文化’。本村本土真实的村落文化,会唤起离家人的真实记忆,人们通过享受、感悟、认知,又会吸引更多的人走进这种文化,得到新奇、收获和信念。这,才是乡愁带给我们的最大力量。”张宏委员的一番诗意阐述引起出生于塘北村的孙育红委员的共鸣,“夏天在石桥下摸螺丝,秋天用芦苇叶包粽子,那就是儿时的美好回忆。”希望美丽乡村建设充分考虑到民俗的传承、乡愁的承载成为委员的共识。

美丽乡村的百年传承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晏阳初、梁漱溟、卢作孚等人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规模大、时间长、波及广的乡村建设运动。1949年后,他们在中国大陆的实践经验被带到台湾、东南亚等地,成为全球化下农村建设的一条出路。王建明委员认为,时隔近一个世纪,我们有了更有力的政府,更扎实的财富积累,有理由让乡村面貌焕然一新。他认为,美丽乡村建设要让农民充分参与,每项重大事件都要听取他们的意见,充分尊重他们的告知权、监督权和评判权。“让民主成为一种生活态度,美丽乡村才真正有根基、有传承”,他说。

特聘委员郁亚忠关注乡村面貌改变背后的东西。“如何在有限的土地上,打造出瓜园、菜园和花园,让民居变成民宿,民居成为景观?”他认为关键要提升农业品质,培育和发展创意农业、体验农业,“实现城市与乡村互动,市民和村民牵手”。同样注意到“民宿”这个“增长点”的高健委员提到,日本很多乡村的民宿经营者和服务人员不少都是老年人,这样既可以安置农村富余劳动力又可以将不少空置房屋运转起来。“但是,最主要的,美丽乡村建设还得要有产业的支撑,”这点他和郁亚忠委员不谋而合,“没有产业的美丽乡村建设很难持续”,他以塘北村的西甜瓜产业为例,因为品牌和种植品质的提升,能将原本十来块一只的西甜瓜卖到四五十块一只,“当农民富足了,自家的小院自然将不仅种菜,也会种上陶冶性情的花花草草。”

走出自己的路

美丽乡村的发展模式是委员们共同关心的话题。曾有人总结出中国美丽乡村创建的十大发展模式。有委员担心,在试点时期,旗杆村、塘北村等示范村能各具特色、各有风格,若按照《上海市美丽乡村建设导则(试行)》所要求的,在全区更大范围内“铺开”建设,会不会有同质化的风险,这需要规划者独具匠心,对每一个村庄的特色、渊源认真梳理、精心设计,避免“千村一面”。姚宏委员提出要因地制宜,处理好硬件和软件的关系。“比如,以种植桃树为主的乡村可以发展农业旅游,靠近海边的乡村建设滨海农场等,探索美丽乡村更多的发展模式。”

区政协办公室副主任奚德强出席活动,副秘书长丁卫平主持会议,农村和农业委员会副主任张德明、朱亚军和委员二十余人参加会议。据悉,今年下半年,民主评议组将向分管区领导和有关委办局反馈通报民主评议情况,并组织相关委员回访被评议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