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五届五次会议 > 正文

迎接“十三五” 加速建设浦东国际航运中心

九三学社浦东新区委员会

发布时间:2016-01-10 浏览次数:135

 

一、浦东在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中所取得的成绩

作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主战场与核心功能区,自2009年以来,浦东在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所取得的成绩不仅表现在货物集散功能上,如克服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实现货物旅客吞吐量的持续上升,集疏运体系的不断完善优化,水水中转和国际集装箱中转比例稳步提升,辐射能力不断增强。同时,在以航运高端服务为特征的要素集聚方面也取得一定的突破,例如,类似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机构、BIMCOIMO旗下的IMLA等高端航运机构的引进。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环境下,航运服务的政策也在不断突破。这些政策的突破,不仅在于能够吸引国际企业,更重要的是能够通过一系列制度创新,增强国内外企业的动力和活力。依托自贸区,诸多航运政策已经在破冰过程中。例如:SPV,起运港退税、沿海捎带业务、国际船舶登记业务等。在交通港航业扩大开放方面,允许外商以独资形式从事国际海运货物装卸、国际海上集装箱站和堆场业务,公共国际船舶代理业务外方持股比例放宽至51%。作为口岸货物集散型及资源配置型(总体仍然偏弱)国际航运中心地位在浦东的表现也在不断提升。体现了其全球影响力和公认度。

一句话概括之,在国际航运市场长期持续低迷的环境下,做出如此成绩不容易,政府不容易,航运港口及相关企业更不容易。

二、“十三五”期间在浦东实现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阶段性目标的关键问题

“十三五”怎么走?浦东在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中的排头兵、先行者的主战场地位如何进一步体现?要回答这一问题,首先来看看建成上海国际航运中心2020年要实现的阶段性目标:“2020年基本建成航运资源高度集聚、航运服务功能健全、航运市场环境优良、现代物流服务高效,具有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航运中心。”(国务院200919)号文件)

现在,离2020年只剩下了短短的五年时间,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2009年国务院200919)号文件出台至今,和如火如荼地推进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氛围相比,航运大的环境不景气,且这种总不景气的环境有可能还要在“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所以,要加速推进浦东航运中心建设,进而顺利实现阶段性目标,就必须对现阶段的短板有一个清晰的认识。短板在哪里?具体说来有两个:

其一:集疏运系统建设中存在的问题。突出地表现在由于箱量快速增加引起集装箱在上海港的压港时间过长。目前从上海港出发的干线班轮压箱时间平均在4天以上,增加了企业运输成本,引起了集装箱货主企业的不满。同时,洋山海关的“二次放关”要求货主在选择洋山周转时,至少要留出1-2天时间,遇上周末,实际上会造成箱子至少3天以上的滞留。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归根到底,是对基于协同的集疏运系统认识不清,行动不力,成效不显。因此,“十三五”期间,就集疏运系统的基础设施建设来说,应着力解决这一问题迫在眉睫。

其二:基于建设目标的航运资源由谁来配置,还需加强认识。

航运资源是否高度集聚取决于其资源的商务属性和公共属性。同时,航运的全球性运营特点,使得我们还要考虑这一产业的国际化特征和运营管理,这就使得我们在评价航运中心建设目标实现的能级和层级时,更需要得到国际的广泛认同。

航运中心建设的目标是政府提出的,资源以其属性不同,却是由市场和政府两方面来决定的,例如:涉及航运业的商务性资源,主要应由市场配置。市场的有效需求和良好的营商环境是配置这一资源的关键。而涉及航运的公共服务资源包括某些功能性机构的引进,这主要靠政府的投入和补贴。广义航运需求的派生性,决定了市场配置资源与产业发展和结构调整密切相关。所以,要密切关注“十三五” 期间浦东航运腹地的产业结构变化情况,并以此通过政策制定环境优化来确保浦东作为航运中心吸引船公司、物流公司和货主的比较优势。

三、几点建议

作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主战场和核心功能区,建议“十三五”期间,浦东在推进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努力方向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航运中心的资源配置与产业结构的调整及其全球产业链的重构密切相关,应密切关注、对接,制定相应对策。推进自贸试验区政策在航运要素间向横向纵向的延伸复制,围绕航运产业链,体现其开放、渗透、外溢的效应。要进一步优化目标实现所需的体制、机制、税制及其相应的营商环境。在更大的程度上,围绕航运便利化实现更多的政策突破。同时,对包括在自贸试验区环境下出台的相关航运便利性政策的运行情况进行再评估。

(二)“十三五”期间,应与部市相关部门密切协调,致力于实现无缝的集疏运体系的建设,完善区域间、不同运输方式的分工协同,解决在集疏运和口岸监管等环节上,政策制定的“大门”和“小门”相互掣肘的问题,克服区域屏障,实现航运中心与“自贸试验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动。

(三)在集疏运系统改善方面,当务之急要把浦东铁路建设提上议事日程。同时,在通向港口的公路运输道路接口方面进行扩能,以尽可能地减少拥堵。

(四)要重视在市场机制作用下的企业战略引导。通过政策引导或辐射,鼓励涉及浦东航运中心建设的相关港航企业采用市场化、资本化联动方式,主动加强与腹地“无水港”的对接。通过浦东的引领带动作用、深化与腹地港口互利合作等角度,主动调整完善与周边港口的基于干线、支线货源在遵循市场机制下的利益分配与共享的分工分流实施方案,以确保浦东在上海国际航运中心中的核心地位。

(五)基于国际航运中心国际化特征的全球服务能力和国际辐射能力的提升--建议应找好切入点,建议可以考虑通过电子商务、基于大数据的信息服务、人才人员流动的一体化平台打造,以平台集聚资源来实现。

(六)对涉及公共服务属性的国际航运高端服务功能要素或机构引进,应视其作用发挥加大补贴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