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视角 > 正文

控制浦东远郊重大工程建设成本

提案人:民进上海市浦东新区委员会 承办单位:浦东新区发改委、建交委

发布时间:2015-11-02 浏览次数:2146

 

 

提案内容摘要

目前,浦东远郊进入重大工程快速建设阶段。由于规划选址空间大,如不慎重不合理,导致带征、带拆增加;因手续周期长,实施时现状改变,造成违法行为增加、协调成本大;对违法用地的处置,缺乏有力措施,以致成本超算,难以控制。建议:

在前期规划、立项、征地阶段,加强区与镇、村(居)衔接,重视公众参与工作,广泛听取基层意见,尊重现实,科学决策。

对重点区域对象,加强拆违力度。加大规划落地后到项目建设前的区域巡查、整治。定期清理低密度区域选址项目,形成和下发《远郊土地管理重点项目图》。对已立项的,尽快落实项目范围的属地化管理;对已规划、未立项的,尽快汇总,通报规土、城管执法部门作重点巡查,并视情况和性质,坚决处理。

加快重大工程在核定带征、带拆,征收土地、房屋方面的手续办理速度。充实征收主管部门人员,加强征收业务指导,推广成功案例,并给主管部门对事务所的人事任免权,对其正职进行考核、选拔。

由区长牵头,发改委、建交委等组成重大工程实施情况评估机制,镇参与,定期清理久未完成、留有尾巴的重大工程。针对不同情况,分别采取重新排定计划,撤销和收回资金,重新核算资金量、变更立项手续后建设,排入后续计划或撤销等措施。

 

提案落实情况

每年编制政府投资计划,实行财力投资项目储备库制度,在广泛听取委办街镇意见后,按轻重缓急纳入项目储备计划。项目立项阶段,区相关部门会同项目所在街镇、开发主体等单位,作进一步深入研究,根据可操性启动立项程序,条件成熟后列入新开工计划。

区委、区政府把整治违法用地、违法建筑、违规种养列为重点工作,加强组织领导,加大整治力度,明确责任主体,有效防范,积极推进。区政府印发实施相关文件,制定 “三违”防控和整治三年行动计划,健全各部门联动工作机制,落实共同责任。

形成房屋征收规范方法,优化手续办理程序,实际操作日渐成熟,基本适应对新项目启动的要求。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协议动迁(置换)工作的通知》,规范和促进解决“箱子地”、“夹角地”、“零星地”及带征地内居民动迁问题。

制订拆迁基地“五年清盘计划”,对停滞状态2年以上的拆迁基地,则“停掉一批”;对剩余户数3户以下的小基地,即“平掉一批”;对拆迁人或政府有意愿继续实施的旧改地块,可“转入一批”(拆迁转征收)。

 

提案点评

在浦东新区重大建设工程不断增多的情况下,控制和降低工程建设成本,是加快工程建设速度,保证经济社会效益的重要途径。它要求工程涉及的地区、部门和单位树立经济意识,增强效益观念,在规划先行、规范征地、有序征收(动迁)、建设优质等方面,做好预测,科学决策,完善制度,明确职责,强化管理,提高效率,切实对工程进行有效的组织、实施、控制、跟踪、分析和考核,以确保工程最优化、成本最低化、效益最大化。

 

提案背后的故事

 

解放思想细致规划 控制重大工程成本

 

经过25年的开发开放,浦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建设成就,目前新区发展的触角也延伸到了南片与北片外环外区域为主的远郊。但是在民进上海市浦东新区委员会提出的一份提案中指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远郊重大工程成本控制也面临着较大的挑战。

民进市委中青年联席会成员宋育华是这份提案的执笔人,她也是曹路镇规划建设和环境保护办公室副主任,有着丰富的基层规划、征地经验。宋育华告诉笔者,基层规划建设部门日常工作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内容就是协助市、区两级重大工程在基层的前期推进工作,包括动迁、腾地等,其中的成本近年来不断提升,在重大工程前期成本中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一块。“从一线的角度来看,这个增长速度非常快。”

“经过我们民进浦东区委的调研发现,成本上升主要有规划、行政效能、以及立项三方面的原因。”宋育华称,目前许多河道、道路项目放弃了“现状拓宽”的方式,而是采取实地开河开路,实际效果并不好。“道路和河道是条状项目,本来影响的区域就多,这些实地开河开路的项目往往会导致周边地块零乱分散,‘箱子地’、‘夹角地’、‘零星地’内人员出行、办公、耕作都很不方便。”宋育华表示,对于基层来说,这样的工作难度也相当大。“原先村民从家到耕地只要走几步路,而开河以后要绕路过桥才能到达,对出行、通勤影响很大。甚至出行过‘拆一座老桥,开一路公交’的情况,增加社会稳定风险,还会导致带征、带拆的强烈呼声。”

“还有就是行政效能上的问题,有的项目可能做出决策是10年前,而办下手续还要过5年,推动房屋征收手续又要5年时间,可能这片区域密度本来不高,但这么多年来有新增的人口,有新审批建设的民房和企业,当年批复的预算概算都要大幅增加。”宋育华表示,行政效能不足带来的不仅是要重新增加预算,还会使得原本低密度区域成为违法的“忙区”。“规划公示后,地处郊区的‘空地’或耕地往往土地监管薄弱,轻则‘假山名木’纷纷移入,重则各种名目的违法用地、违法建筑出现,使得拆违的资金、时间成本大增。”

“现在甚至出现了产业链,专门有人出租‘假山名木’,哪里要动迁就运到哪里,套取国家资金。”宋育华称,经过去年新区加大对“三违”的整治力度,街镇处理这方面的工作有了更“硬”的法律支持,连续拔掉了几个“三违”钉子,拉起了处置“三违”的声势,这方面的恶相有所缓解。

而审批方面影响工程前期成本控制的因素,则需要相关部门“解放思想”,进行完善。“现在道路和配套绿化的立项是分开的,道路由建交委做,绿化由环保局做,当建交委要修路,而环保局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做绿化时,工程阻碍就很大。”宋育华称,绿线,也就是绿化规划地带的老百姓因为将来道路会贴着房屋、工程会对房屋造成损坏等原因会反对项目,而项目日后再实施,则将导致“一条道路、二次动迁”,统筹难度高。

“与市区或建成区不同,远郊重大项目在规划选址上空间大,如不慎重、不合理,会最终导致成本超算,难以控制。”宋育华称,这份提案提出了“加强与基层对接”、“加强拆违力度”、“各项手续提速”、“加快项目周转”四条建议,并得到了新区发改委和建交委的联合答复。

“发改委和建交委的领导都非常重视我们的提案,由副主任带队,确确实实的听取了我们的实际感受。”宋育华称,类似这样的填需要从决策时的科学程度,到实施过程中都需要多部门通力合作,以此探寻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法,更好的为新区开发建设、社会稳定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