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社情民意 > 正文

关于单独二胎政策放开后完善相关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3-12-04 浏览次数:2541

民建浦东区委会员夏晓平反映,近期,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整成为十八届三中全会众多改革举措中的一大热点,受到举国关注和热议。继对“双独”夫妇开放二胎政策后,“单独”夫妇也将很快享受这一政策。这对于增加未来劳动年龄人口、改善人口结构、提高家庭科学教养水平及优化下一代的性格养成都具有积极的意义。在带来积极影响的同时,单独二胎政策放开后可能会引发一些社会问题:

1 女性参与社会生活的权利可能受到遏制。大中城市的白领女性因工作学习的需要,婚育年龄普遍推迟,这在只生育一胎的情况下尚无太大问题。但是放开生育政策后,要生育两胎的女性出于生育间隔和带孩子精力体力的考虑,势必把婚育年龄提前,许多大学刚毕业才20出头的女孩子就可能嫁作人妇、生儿育女,她的职场空间事实上较生育一胎的情况有所压缩。

2、危及劳动关系的稳定和谐,加剧职场性别歧视。二胎政策放开后,女性一生中因怀孕生育而不能正常工作的时间将增加,势必使顾忌用人成本的用人单位不愿招收女员工、不愿提拔女性管理者。虽然目前的劳动法有保护女性“四期”权益的条款,但是无法制裁很多用人单位在源头上拒收女性,以及“四期”结束后就解雇女员工、调动女员工至低薪边缘化岗位迫使其辞职等钻法律空子的现象。

3、危及婚姻关系的和谐稳定和妇女权益保护。男女两性在生理上的差异,决定了大部分家庭中男性生育二胎的意愿一般强于女性。如果夫妻双方的生育意愿存在严重分歧而始终不能达成一致,将会引发家庭矛盾,提高离婚率,危及婚姻的稳定。而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出台的背景下,若女性生育了两胎后离婚,而男方又处于相对强势的地位,那么她将付出巨大的沉没成本——孩子、房产她一样也得不到,但两次生育经历却大大增加了她再婚再育的阻力。

4、冲击传统婚恋观念。由于男女两性生育年限差异很大,二胎政策放开后将使很多想拥有两个孩子的男性倾向于找比自己年轻很多的伴侣结婚,“代际婚”大大增加,进一步加剧男女两性婚龄配比失衡的状况,甚至对传统的家庭伦常秩序造成冲击。

5、降低老年人群的生活质量。现代社会的快节奏、高压力,迫使很多双职工夫妇无法全身心地照顾年幼的子女,祖辈“代位育儿”成为大部分家庭的无奈选择。而育儿所付出的巨大时间、精力,挤占了老年人原本清静闲适的晚年生活。如果一对夫妇生育了两个孩子,这种影响还将倍增,老年人群的生活质量将大幅下降,身心健康都将受到严重影响。

6、少年儿童的入托、入院、入学、就医,以及未来若干年后的就业问题将变得严峻,现有的社会支撑体系将相对滞后。

因此建议:

1、完善劳动法相关细则。完善女职工权益保护条款,明文规定除特殊行业、特殊岗位外均不得在招录员工时设置性别障碍,并赋予求职者举报监督的权利。完善劳动监察、劳动仲裁机制,严厉打击侵犯女员工合法生育权的行为,特别是要完善对以各种手段隐性侵权(如剥夺休满产假来上班的女员工工作权、无正当理由终止劳动合同、调岗降职等)的监督、控制、打击机制。

2、完善婚姻法相关解释和细则。建议对年龄差距过大(大于20岁)的男女登记结婚设定“友情提醒”事项,减少有违伦常的“代际婚”。增加妇女权益保护条款,考虑女性在生育中的巨大付出,在离婚判决时应向女性倾斜。如生育一胎的夫妇,只要女方愿意抚养孩子并且没有法定不适合抚养孩子的情形(如重病、恶习、监禁等),原则上离婚时子女均应判归女方;生育两胎的夫妇,则原则上双方各拥有一个孩子的抚养权。

3、建立生育二胎国家救济机制。在工作生活压力巨大的现代社会,生育二胎需要顾虑方方面面的因素,需要极大的勇气,可以参照独生子女父母奖励费,给付二胎生育补助金(二者可以统一名称),给留用生育二胎女员工的用人单位以适当补偿,为其付出的用人成本补差,促进全社会形成关爱女性从业者、倡导人文关怀、重视家庭亲情、鼓励符合政策前提下自主安排生育的氛围。

4、加快发展婴幼儿护理、幼教、小教、儿科医学、家政服务等相关社会民生事业。提高幼教、小教从业人员待遇标准和职业发展通道。力促儿科医学资源均衡分配,综合性医院原则上均应开设儿科,完善社区基础医疗体系建设,普及婴幼儿生理病理基础知识教育。建立0-3岁婴幼儿护理照料社会化服务体系,尝试建立育儿产业标准化建设,提供上门服务、短时托管、突发情况救护等灵活多样的服务方式,分担职场父母和老人的育儿压力。

5、普及生殖健康知识,提高育龄妇女健康水平。提高产科医学水平,从而提高自然分娩率、降低剖宫产率,特别是减少首胎剖宫产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