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视角 > 正文

个体工商户条例:流动摊贩的春天?



发布时间:2013-03-18 浏览次数:4657

  2011年3月30国务院第149次常务会议通过《个体工商户条例》,2011111起开始施行。新条例对于流动摊贩的管理不再是全国一刀切,而且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要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进行管理,这对流动摊贩意味着什么?他们的生存环境能否得到改善?

 

 

个体工商户条例:流动摊贩的春天?

/民革浦东新区委员会  编辑/王胜娟

 

 

一声“城管来了”,所有的小摊贩如鸟兽散,留下满地的垃圾和来不及带走的商品。“城市要好看,小摊要吃饭”,长期以来,城管执法与小摊贩之间的“游击战争”始终没有解决。

今年,浦东新区举全区之力,创评全国文明城区,马路流动摊贩的整治占到××分。据新区创评办资料显示,今年以来,新区及各街镇累计开展专项整治行动××次,对××街镇、××马路的××个设摊点进行了整治,取缔了××个摊贩。然而,运动式城市管理有其与生俱来的弊端,当创评活动结束后,当马路执勤员撤离后,马路是否和现在一样?那些被取缔的摊贩将如何生存?那些依赖马路摊贩的市民将去哪里买菜、购物?

现状:城市的边缘,生存里夹缝

在高速城市化进程中,对于大量流入城市的农村人口、缺乏生存技能的城市贫民来说,流动摆摊是他们谋生的重要手段。有关部门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各城市的流动摊贩不少于3000万人,以城市下岗、失业、待业人员、外来人员、近郊农民、部分两劳释放人员、残疾人员、部分退休人员等等,经营内容涉及日常生活用品、水果蔬菜、早点、熟食、油炸食品等。

流动摊贩投资少,成本低、风险小、收效快,加上其对市场的适应性强,经营内容调整快、无税收,只要经营者头脑灵活,肯吃苦,其收入养家糊口没问题,收入好的流动摊贩甚至不低于企业白领。

分析流动摊贩产生的原因,最为明显的是流动人员增多,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我国城市化的推进,使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贫困地区人口向发达地区流动,他们往往以流动摊贩为业。又如就业压力,随着就业形势的日益严峻,下岗、失业人员不断增多,他们为生活所迫,将设摊作为谋生手段。另外,流动摊贩中有一部分是城乡结合部的农村农民,他们习惯于自产自销,卖完就走,对城市管理的要求与内容不了解也不理解。

当然,市场的需求也是流动摊贩屡禁不止的原因,市民的要求呈现出多元化、多层次的特点,而城市商业、服务网点无论从商品供应、商业的布局、服务质量、适应市场的能力等都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流动摊贩以其商品价廉、经营方式灵活,购买方便,能满足一定消费群体的需求等特点而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今年四月,中国青年报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84.3%的人认为“生活需要小摊”,65.6%的人表示小摊的繁荣是城市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而,流动摊贩也给城市管理带来许多问题:摊点附近乱丢垃圾,影响市容环境;在热闹路段摆摊,加剧交通拥堵;出售的食品不卫生、不安全等。为此,城管与摊贩的拉锯战在城市屡屡上演,各类伤害时间也频有发生。在增加就业、繁荣市场与影响环境交通、增加管理难度之间,流动摊贩处于城市的边缘、生存的夹缝。

条例:若有似无的保障

2009721,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的《个体工商户条例(征求意见稿)》规定,无固定经营场所的摊贩,也将可申请登记为个体工商户。征求意见稿同时规定,无固定经营场所的摊贩,应当在当地人民政府或者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指定或者允许的区域内从事经营活动。在规定的区域发生变更的,应当提前告知个体工商户,并另行指定经营区域。

意见征求稿在社会上掀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它明确承认了无固定经营场所的个体摊贩的市场经济地位,把处于无自律状态的小贩从制度上进行了规范,并使日益激烈的城管和小贩的矛盾,从制度上进行解决。这无疑体现了国家对个体经济的善意松绑,同时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进一步要求。

然而,今年3月,《个体工商户条例》正式出台,上述登记、管理条文已被删减,取而代之的是“没有固定经营场所摊贩的管理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来规定”。而事实上,广东、上海、浙江等全国很多地方,对无经营场所摊贩的管理确实都不一样。援引《羊城晚报》报道,广州2011年将推出《广州市流动商贩管理暂行办法》,作为地方性规章,将为2011年新增的50个小贩管理中心、1万个流动摊位、3万名“走鬼”(流动商贩)提供规范的管理解决出路。浙江则倾向于给流动摊贩划定“临时经营场所”。浦东也曾在2007年试行过划区管理,但其效果也比较有限。流动摊贩究竟何去何从,还需要我们自己不断探索。

转变思路,从压制到自治

在市场经济中,对于商贩,依靠的并不是制度化和僵硬化的登记管理,而是在准入后,更多的对其市场行为的监督,即行为管理。从今年创评全国文明城区的行动来看,目前管理理念在突击整治的基础上,已经逐步向管理与服务并举、疏与堵的有机结合转变。

创评是个短期行为,流动摊贩的管理却是个长效工程。建议新区政府本着“不影响市容、不影响交通、方便群众生活”原则,按照“统一规划定位、统一经营种类设施、统一摊位设置、统一经营时间、统一垃圾存放清理”的原则规范经营,划出几个一定区域和时段的小摊贩合法经营的试点小区,如小区门前的空地、市场周边、不影响交通的街角等,引导附近零散、无序的流动摊贩集中进场入市合法经营,减免下岗、失业、无业人员困难户及自产自销的农民等经营者的管理费、摊位费。

同时,成立小摊贩自治组织,逐步实现自我治理和约束。杨浦区最近探索的让流动摊贩参与管理的举措就值得我们借鉴。 “让他们参与管理,效果比我们管要好得多,他们会更自觉主动地守规矩。”长白街道市政科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当然并非完全自治,城管依旧会来巡查,但主要是配合,管好市场两端。花费的力气要比以前小多了。”

因地制宜,科学管理

流动摊贩属于个体经济,也是社会主义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能得到合理疏导,这些商贩不仅不会有碍观瞻,反而是一个城市开放、自信、和谐的体现。

分类管理  在不影响城市公共秩序及市容的前提下,应对流动摊贩进行区别对待、科学管理。如对修鞋、擦鞋、修自行车等群众生活需要的服务项目,纳入社区服务的范畴,由社区进行管理;对社区便民、利民设施不足(比如农贸市场)的区域,可由规范化管理的流动摊贩来提供;而饮食、烧烤之类的摊贩对环境卫生影响较大,应加强卫生管理。

分区管理  分区域管理主要是对城市不同区域采取不同的管理标准。重点地段实施一级管理,禁止流动摊贩占道经营;对城市美观等危害程度较小的区域,可以允许个别流动摊贩存在。但对摊位的规模、摆摊的时间和经营范围有所限制,执法人员可根据上述要求,调整执法力度。对城市外围的空地、车辆较少的道路、传统市场周边的道路等,在不影响他人合法权益的情况下,可以默许流动摊贩或农产品直销点在这些地方设摊经营。

分时管理  按不同的时间段进行管理,有效避免按区域管理带来的难操作的不足。如对市中心的农贸市场周边,可按不同时间段灵活处理。早上在市民上班或交通高峰来临之前以规范为主,过了时限执法部门再严格管理,形成大众认可的“潜规则”。对于城市一些特色小吃或传统商业活动,可设立周末跳蚤市场或定期的集市贸易进行疏导。

依法行政,违法必究

政府官员、执法人员必须依法行政。对于流动摊贩,我们以前采取的办法是“一刀切”,试图通过简单化的“抄东西”、“踹摊子”等粗暴执法方式来解决问题。可是实践证明,这些方法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造成了极其不良的社会影响。政府官员、执法人员,尤其是城管人员,在对待流动摊贩的问题上,应该转变观念,端正态度,提高素质。做到热情服务,管在其中。执法人员必须依法行政,遵从职业道德。对粗暴行为、野蛮执法的人员,群众意见大、情节恶劣的人员应调离岗位,直至开除公职、追究刑事责任。

改变城管内部考核制度,将民生问题纳入政绩考核。在现有的考核制度下,执法人员往往只注重高效率地完成任务,片面追求城市街道整洁,道路畅通。因此,要改善城管内部考核制度,将民生问题纳入政绩考核,在城管人员思想中,牢固树立“民本位”的价值取向。鼓励文明执法,鼓励为民服务。把流动摊贩群众的意见,作为考核指标之一。

当然,各地对流动摊贩的认定和管理都还处在模糊的探索阶段,即便规定了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进行登记许可,也并没有对小贩的日常管理进行明确的解释。这不论是从行政效能,还是行政制度上来说都存在一定的问题,仍需等待全国性立法加以厘清。流动摊贩何去何从?《个体工商户条例》只是一个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