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视角 > 正文

在浦东:也可以放缓你的脚步



发布时间:2013-02-21 浏览次数:4239

春风送暖,桃花吐蕊,阵阵花香如期而至,我们迎来上海今年首个大型旅游节庆活动——2011上海桃花节。桃花节已成为上海市民春季赏花踏青的首选,品牌效应深入人心。景区内,游人可泛舟而行,在蓝天碧水的映衬下,百里桃花争奇斗艳、云蒸霞蔚;也可舍舟登岸,走进桃花源处,徜徉于花海之中,游人自己也成了一道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诗意风景。在浦东,我们期待,这样的场景更多,我们期待——

清明假期,在浦东定居5年的小潘要接待南京来的大学同学,“上海也不是第一次去,浦西该玩的都玩了,这回我要住你家,在浦东‘深度游’”,同学向小潘提出要求,小潘向同事打听,上网搜索,除了陆家嘴,浦东能拿的出来的旅游线路和产品确实不多。

家住花木的杨阿姨退休后购买了世纪公园年卡,“工作日去公园呼吸呼吸新鲜空气,锻炼锻炼,老适意的,但是周末就不行了,人太多,去公园反而象逛集市。但除了这个公园,似乎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了。”“听说以前南汇那边有古镇,可也不知道怎么去。”

上海人小程在浦西生活了三十年,现在他夫人都工作在张江,加班是常事,每天回家都要八点多,论理把家安在浦东更方便,但他们一直下不了决心,“在浦西生活更便利,更安心”,“周末一家三口,小公园里兜兜,商店里逛逛,不经意还能撞上什么表演活动什么的,浦东就没有这份从容和惊喜。”

某调查显示,白领们更喜欢浦西的生活,“陆家嘴很国际化,但缺少上海的DNA。”他们喜欢泰康路田子坊的感觉,“有上海的味道”,陆家嘴是美丽的,有点像火龙果。陆家嘴到了晚间,就像一座空城。据有关调查,有93.9%的被调查者选择“下班后尽快离开陆家嘴”。夕阳西下、华灯初上,晚霞和霓影映射在一栋栋高楼上,旖旎迷人。然而,我们注意到,这里的人总是步履匆匆,很少驻足欣赏。浦东的旅游资源在哪里?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淹没于喧嚣中的古建筑

历史上的浦东也是块富饶之地,历史文脉可追溯至唐宋年代。目前浦东仍保留着众多的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文物遗址、乡土建筑、工业建筑遗产以及与重要历史事件、著名人物有关的代表性建筑,比如:

宋埠元桥,明砖清瓦,具有千年历史的新场,是上海地区最完整保留原住居民生态圈的古镇;

坐落在川沙镇上的清代名宅“内史第”和其他散布的名人故居一样,是浦东的荣耀,名人贤达赋予其深厚的人文底蕴;

建于1557年的明代古城墙,历经沧桑屹立于城厢小学,岳碑亭上保存着拓刻岳飞手迹的石碑;

“毁家兴学的奇人”杨斯盛100多年前在六里桥创建的“私立浦东中学”,享有“北南开,南浦东”之盛誉,依然奠定着浦东教育的基业;

“万里长江口,千年高桥镇”,这里涌现了近代上海最为杰出的营造商群体,铸造了上海引以为傲的地标——外滩;

上世纪20年代,川沙铁路创造了上海公共铁路交通的先河,驻留在华夏路边的小火车头,不甘沉寂地述说着曾经的辉煌;

沿着近代浦东工业文明、科学技术的发展轨迹,100余处工业建筑遗址,构筑了上海沿江港口类工业建筑遗产的集聚区。

乡土气息的精粹

浦东相比其他区县还拥有全市最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共拥有各类“非遗”30项,其中,国家级名录7项,上海市级名录12项,区级名录11项。比如:

曾经流传在川沙、南汇等地的浦东说书在上海是仅次于“滑稽戏”的第二大曲种。吸收了浦东山歌、田歌等旋律,清中期逐渐形成说书;

产生于鸦片战争后的码头号子,是百年码头工人的写照,包含了长江沿岸多地方言。聂耳的《码头工人》就是以此为素材创作而成;

松饼、酱油、肉皮汤。光绪年间高桥镇一位赵姓人家首制松饼,后经多次改进,形成皮薄、层多、馅足、酥松、香糯的特点。钱万隆酱油,自光绪年间在上海开设“万隆酱园”,至今已126年。代代相传的肉皮汤制作技艺在北蔡镇享誉盛名,距今也有近200年的历史。

花篮灯舞、刺绣、舞龙。分别脱胎于道教与佛教的花篮灯舞和打莲花是浦东民间舞蹈的代表。两者主要的伴奏乐器分别是唢呐和竹板。三林刺绣和高桥绒绣是近代繁荣起来的技艺。两者分别以中外名画为蓝本。

那些人,那些事

“老浦东”唐国良一脸和气,但如果听到有人说“浦东是‘白纸一张’”,他肯定不同意。“浦东人杰地灵,有很深的历史文化底蕴”,近年来,他和同事充分挖掘浦东的“老”文化。蒋介石、宋美龄婚事的操办人在浦东;上海滩第一家营造公司(也就是建筑公司)是浦东人开的……说起这些鲜为人知的浦东故事,唐国良如数家珍。从2002年第一本开始,《人物春秋》已出了15本。“这些人和事一定要写出来,让后人知道浦东的历史和沧桑巨变”。

做了多年统战工作的唐国良结交了许多“有故事”的老朋友,许多人都近百岁高龄,但记忆、思维却“煞清”,“他们真的是宝啊!”

张闻天、宋庆龄、黄炎培、杜月笙、吴昌硕,这些在中国近代史上振聋发聩的“大人物”都和浦东有缘,“了解的越多,对浦东的认识和感情就更深一点”,“我们能记录一点是一点,抢救一点是一点”,“不要让后辈落下埋怨。”一位浦东史志工作者说。

被误读的浦东

“上海就是浦东,浦东就是上海”?

去年,电影《十月围城》热映。孙中山1905年来过香港,可惜记载只有只字片言。这段语焉不详的史料后来就成了故事线索。《十月围城》问世坎坷,支撑制作者的,除了商业的考虑,还有要重塑香港革命往事,为香港“正名”。

2011年,著名作家王安忆新作长篇小说《天香》问世。故事讲述的是“顾绣”世家三代的故事,作者在一段明清旧事中娓娓道出从容浅淡的气象和真醇,她手中的那支笔,如串起全篇的“顾绣”女红手中攥着的绣花针,谱写了一幅明清时期上海人家的“清明上河图”,试图从源头来梳理上海这个城市的文化来源。

通过寻找自己的“历史文脉”,找寻自己的“根”,是一种文化冲动,人是这样,民族、地区、国家亦然。“上海就是浦东,浦东就是上海”,一点点戏谑、一些些搞笑,随着电影《让子弹飞》的热映,这句电影最后的一句台词也变的“流行”起来。普通人更多的从好来坞了解美国,从宝来坞了解印度,从警匪片中了解香港,从旅游景点中了解这个城市、这个国家。面对每年2000多万人次的游客量(2009年浦东旅游接待2403万人次),浦东希望呈现什么?希望游客如何认识浦东?这取决于我们发掘什么样的旅游资源,提供怎么样的旅游产品。

散落的明珠和玉佩

30年时光荏苒,浦东以“现代化建设的缩影”和“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傲然于世,身处陆家嘴的高楼林立,让人疑惑是在纽约、东京还是伦敦。但浦东并非从白纸造就,浦东也有根。浦东文博拥有两颗明珠和两片玉佩。明珠是列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高桥镇和新场镇。玉佩是列为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的川沙中市街和高桥老街。但明珠和玉佩躲在深闺人未识,蒙上了岁月的灰尘,没有散发出应有的光彩。

新区政协近年来一直关注古建筑的保护与开发。民进浦东区委、民建浦东区委、农工党浦东区委、台盟浦东区委,马学杰、王卫国、王美华、张小红、盛春鸣、沈扬等多名委员都递交过相关的大会发言与提案。资料显示,浦东现有各级文物类建筑共181处,已经修缮的文物建筑有30处,尚未修缮的文物建筑还有151处,总建筑面积20多万㎡。据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浦东有史料记载的文物点有468处,现存301处,消失167处。现存301处文物点中,挂牌国家级、市级、区级以及登记不可移动文物131处,其中70%是建筑类文物。

以保存和开发较好的新场镇为例,新场是上海首批文化产业园区之一,国家级3A旅游风景区,开发初期就明确了古镇“民俗记忆”的战略。目前古街风貌基本得到恢复,景点建设有“端午民俗馆”、“彩豆画馆”、“浦东派琵琶馆”等,可以观看到水族舞、卖盐茶舞、浦东拜婚堂等老浦东原住民民俗活动的恢复及演出。

但问题也显而易见。没有政策支撑,土地难以“活起来”。新场古镇的控详规自2007年上报市政府尚未有批复,项目启动难。由于农转用指标受到控制,古镇内土地的储备量小,靠土地出让取得收益没有可能;由于核心区保护规划明确规定不得新建项目,核心保护区的土地性质是商业居住综合用地,要拿地按规定是需要上市招拍挂的,然而又因为不得新建项目则就不能拆迁,只能腾空安置,而不能拆迁取地,则不能明晰产权,项目招商亦不可能实现;物权法出台后,古镇内腾空安置需要协议收购,而收购后的产权无法过户到公司,收购古建筑难以实现,古镇公司整治风貌等项目投入的资金未能形成资产。

资金难以“动起来”。资金短缺是古镇保护与开发的另一大困难。新场镇至今已逐步投入1个多亿资金,尚处于初级阶段,开发效益见效慢,几乎只有投入没有产出。游客在古镇停留的时间短消费少,无法形成稳定的收入来源。同时,古镇的进一步保护和开发还需要巨额的投入,如管线落地、市政道路、公共绿化、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建设,而朱家角开发在2002年就开始陆续投入资金约30个亿。镇级财力根本无法支撑如此巨额的投入。简单的说,没有大量的资金投入,没有足够的土地空间,古镇风貌难以吸人眼球。

只是惊鸿一瞥?

提起浦东的旅游产品,大部分游客首先想到的是陆家嘴的高楼大厦。长期以来,浦东旅游的“名片”是都市观光。上海滩素来有“白天浦东工作,晚上浦西消费”的现象,惊鸿一瞥,发现浦东的时尚美,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将游客留在浦东过夜,否则浦东旅游业难以被全面带动。

据专业人士分析,浦东旅游业的问题主要有:从消费层面看,游客人均逗留时间较短、人均消费额偏低;从供给层面看,旅游产品供给单一,主要为观光旅游产品和商务会展旅游活动,导致旅游产业链短,旅游收入不高,尤其缺乏休闲娱乐度假类产品。典型表现是:大量参展者在参加完新国际博览中心展览活动后,立即离开浦东,到浦西参加旅游休闲活动。

浦东目前每年组织的嘉年华大型游乐活动、陆家嘴城市房车拉力赛、浦东滨江米兰服装秀、世纪公园烟火节、迎春东方明珠登高、陆家嘴国际小丑节等活动对扩大浦东陆家嘴对外宣传、营造陆家嘴文化氛围都起到了较好的作用。但由于部分文化活动具有阶段性、不确定性和内容主题的独立性等因素,现有的文化活动有一定的局限性:一是总体上和陆家嘴的关联性不强,没有强化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关联的文化特征,而浦西外滩不仅引入了一批高档休闲的商业,同时通过改造为将来文化活动预留了较大空间;二是有些很好的活动只是阶段性或临时一次性活动,没有形成系列品牌,而浦西例如世纪广场周周演坚持至今;三是活动管理主体不一,有文化部门的、有经贸部门的、有街道的等等无法做到总体上规划和管理上统一、深化细化。

另一方面,旅游资源整合利用程度也不高,部分有特色及开发潜力的旅游资源,如水域岸线资源及金融、现代工业、高科技等产业旅游资源等未得到有效开发和整合,部分景点未串点成线。参加会展商务活动的游客资源与在浦东机场中转的3000名左右游客资源也未得到很好开发。

未来的“黄金十年”

大格局

上海提出“十二五”期间将加快建设“世界著名旅游城市”。浦东的定位是打造“亚太都市观光旅游目的地、中国主题游乐目的地和长三角与上海的休闲度假目的地”。

浦东“十二五”规划预计,到2015年,浦东旅游接待总人次将达到4523.58万,旅游总收入达到522.92亿元,而到2020年,这两个数字将分别达到1.038亿人次和1051.8亿元。从中可见,在“十二五”开局之年,浦东旅游业将迎来“黄金十年”。

浦东正计划申请旅游业国家综合改革实验区,其核心区域便是“新四景”。它并非四个景点,而是未来浦东旅游的四大板块,分别是陆家嘴都市观光板块、三林世博文化旅游板块、环迪士尼主题游乐板块,以及滨海—临港休闲度假板块。

四大板块各有不同功能。小陆家嘴区域,这里是浦东旅游的核心区,也是整个上海旅游的重点区域。上海船厂等项目建成后,滨江大道北段将增加休闲商业设施;同时,世纪大道“黄金走廊”的建设也将使陆家嘴区域购物空间获得延伸与拓展。

世博会“余波”未消,上海市对世博园区后续利用的规划尚未最终“敲定”。

临港板块将出现国内一流的极地海洋文化主题旅游项目和动漫影视基地。前者由大连海昌集团投资建设,届时将出现国内最大极地海洋馆;后者由香港著名导演唐季礼等投资打造,包括阿凡达技术团队在内的国际知名动漫、影视企业均已确定入驻。

毫无疑问,开园后的迪士尼将成为浦东旅游新地标。初步预计,迪士尼开园后,日均游客有望达到18万人次。届时,迪士尼、临港、三甲港连成片,将成为浦东的另一旅游核心区。

精耕作

后世博区域应突出“高端、风尚”。如果世博会后或者说“十二五”期间,我们浦东只能手捧着中国馆和世博公园两个“香饽饽”,让游客无从消费,那就是一种失败。依靠中国馆和世博公园,应该将该区域的旅游资源结合,并且做好相关服务业,打造一个旅游航母,或者一个“景区”概念的实体。在这个实体里,外来游客可以有很好的购物环境。这种购物环境应该有别于豫园那种小摊小贩林立的感觉,定位要有一定的品位和档次,建议打造一个销售旅游产品为主的大型商场(类似法国巴黎的老佛爷),并且打出品牌,成为以后外地游客一到上海就必去的地方。当然餐饮和酒店也必须有相应的建设。尤其是酒店业,今后让浦东世博园区区域能够成为游客到上海的第一落脚点,逗留的时间能够接近48小时,而不是现在的短短几个小时。

历史景观应突出“古典、民俗”。充分利用浦东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优势,突破政策规划瓶颈,进一步加强区域发展协调性与资源整合,促进相关规划落地,研究发展战略,制订有关政策,指导产业布局,加快古镇老街的保护、开发和建设步伐。建议新区设立古镇老街保护建设专项基(资)金,为古镇老街文脉保护、传承开发提供财力保障,发挥区镇两极财政资金的导向作用;适当充实开发公司股本,鼓励陆家嘴集团、张江集团、外高桥集团、浦发集团等大企业入股,发挥国有资本作用,积极吸引国内外和民营资金投入,鼓励投资多元化。

陆家嘴商务区应营造“海派地标”氛围,呈现年轻活力具有国际化的时尚文化特点。陆家嘴是年轻知识人群集聚的区域,由于各自工作都分布在各个楼宇中,平时楼宇内部公司、楼宇群和陆家嘴区域之间缺乏区域性的交际活动,无法产生作为共同体的社区认同感。因此,应该营造适合他们年龄文化结构互动交流的文化形式,通过文化引领建立丰富的社区文化载体凝聚青年人群,形成具有时代特征的区域文化氛围。

串成线

相比浦东北片地区,南片散客较少。为了改变这一局面,“十二五”期间,浦东将在龙阳路、迪士尼、临港地区建设旅游集散中心,与原有的三林旅游集散中心一起组建成庞大的旅游集散网络。这些中心之间将对开旅游班车,将游客源源不断送到偏远的旅游目的地,激活浦东原有的旅游资源。届时,南汇桃花村、航海博物馆、东海大桥、野生动物园、新场古镇、书院人家等南片各大旅游景点都将开通免费接驳班车,便于游客多地游览。

从浦东文化旅游的长期发展来看,有必要织就一条非物质文化遗产旅游的专题线路,集观赏、认知、购物、享受于一体,使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拓展旅游内涵的重要抓手,又让旅游创造的经济效益反过来反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挖掘和发扬。根据现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来看,可以设想的旅游产品包括:引导游客从世博村出发,在黄浦江边游览江景的同时,欣赏“海派魔术”和“上海港码头号子”,现代与传统交汇;在三林,可以欣赏“三林舞狮”竞技和“三林刺绣”技艺,还可以促进三林绣品的销售;坐有轨电车去张江听“浦东说书”,参观“钱万隆酱油酿造”,品尝官酱之美味;游玩高桥古镇,品尝“高桥松饼”;在周浦听南汇“宣卷”,欣赏“浦东琵琶”的不同寻常,参观小上海文化旅游城;在南汇,可结合“南汇桃花节”,集中“锣鼓书”、“民间舞蹈卖盐茶”和“打莲湘”,欣赏“江南丝竹”、“灶花”、“石雕”等民间艺术,形成更具传统文化特征的农家旅游项目等等。(潘璐)

 

参考文献:《基于十二五规划视角的浦东新区旅游业发展研究现状问题及构想》何建民《旅游科学》20102

《浦东14日开始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王茜 新民晚报 2008613

《关于进一步重视浦东文物建筑保护的建议》民进浦东新区委员会

《发展浦东非物质文化遗产旅游产业刻不容缓》 民建上海市浦东新区委员会

《关于加快浦东后世博旅游规划的建议》民建浦东新区委员会

《关于建设与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文化生态的建议》 台盟浦东新区委员会

《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场和高桥古镇老街保护、开发和建设的建议》 浦东新区政协学习和文史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