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视角 > 正文

关于出台浦东新区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工作指导性意见的建议

政协委员--赵桂初

发布时间:2012-12-15 浏览次数:4160

今年是全国第十届村民委员会的换届年,按照惯例将集中进行村委会换届。由于工作需要,本人从北片的合庆镇调至南片的惠南镇工作。在半年多的工作中耳闻目睹了南片各镇村委会换届选举中暴露出的一些问题,深感忧虑,故就如何进一步改善南片地区村委会换届选举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

当前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换届选举竞争日趋激烈。近几年来,南片地区的村委会换届选举,竞争一届比一届激烈,难度一届比一届大。许多企业务工人员、私营企业老板、三教九流人员都看好村委会主任的职位,纷纷通过拉帮结派、拉票贿选等手段参与竞选。上一届惠南镇29个行政村,有近一半村出现无序竞争村委会主任的现象,其中有11个村被非组织理想的人员竞选成功。今年,目前村委会换届尚未启动,但我镇已有不少村出现了非正常竞选的苗头,选举形势不容乐观。许多村干部坦言:“现在村委会换届选举有些失控了,大家比的不是能力和业绩,而是经济实力和人脉关系”。

村干部人员素质层次不齐。许多没有村务管理经历的人员,通过海选“一步到位”就任村主任,掌管一个村的经济社会发展,人岗不适的可能性较大,他们往往缺乏工作思路、做事不讲章法程序,造成一个村的班子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陷入困顿;更为严重的是,还有一些黑社会性质、刑满释放、劳教等人员作为候选人被选进村委班子,甚至有的当选村主任,造成的破坏性和社会影响更加恶劣。

党政正职关系不够协调。虽然,党委、政府多方面强调村委会要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开展工作,但由于大部分村的书记是跨地域交流的,而村主任都是属地选举产生的,村主任既占了人脉的优势,又手握经济审批一支笔,致使交流的村书记往往相对弱势,工作难以开展。有些非组织意图的人选通过竞选当选为村主任,他们往往认为自己是靠自己的实力由村民选举的,你们党委、党支部认可不认可无所谓,我只要能拉住村民手中的选票就可以了,因此,他们往往对上级党委、政府的一些工作贯彻落实积极性不高,甚至阳奉阴违、有令不行;在工作中往往好人主义,慷集体的慨,积累个人的人气。

存在上述问题的原因分析:

经济利益驱动现在浦东村级经济大多发展水平较高,区、镇扶持资金也逐年提高,就惠南镇而言,每个村平均每年区、镇扶持资金90万元,村集体可控制的资源也较多,村干部经济待遇越高,选举竞争的激烈程度也势必就越高。目前浦东南片地区的村主任和村书记的政治地位、经济待遇基本一致,村委会主任年收入一般在6-12万元,而且都拥有村级经济审批“一支笔”,村委会主任在某种程度上比村书记“含金量”高。村委会委员一般也在4-6万元,相比较一般企业人员的工资收入要优越的多。村干部特别是村主任已经成为一些村民趋之若鹜的香馍馍。

组织无权把关。村委会换届选举作为基层人民民主的集中表现形式之一,“什么样的人能参选、什么样的人能当选”是既郑重又严肃的政治问题,因为其不仅体现的是选人用人的导向,而且更关乎着能否营造出一种健康的政治生态和社会风气。对村党组织换届,镇党委有组织推荐、考察审核、选举任免的过程和程序,组织意图和人员素质能力基本能够保证;但对于村委会换届选举,由于村民委员会选举法没有对竞选村干部的任职年龄、政治条件等作明确规定,对候选人资格条件既没有规定审核的责任主体,也没有作程序性要求。这样,导致镇党委、政府无法掌握选人用人的主动权,也不能保证当选人员的政治素质和工作能力。

监督查处较难。严密监督选举过程、严查选举中的违法违纪行为是确保村委会换届选举健康、有序、稳定的“保险带”。虽然村委会选举法以及中办发[2009]20号文件都有相关规定对选举中的违法违纪行为村民有权向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人民政府及其有关主管部门举报有关机关应当负责调查并依法处理但这一规定原则性较强操作性较差而且,现在拉票贿选的行为往往较难认定和取证,如有的以沟通乡亲邻里感情为由请客送礼、送钱送物,有的利用亲友、宗族关系游说拉票,有的选前许下承诺、选后兑现承诺等等。由于这些行为没有得到有效的监督查处,缺乏法律威慑力,因此,每次临近换届选举,总有部分人有恃无恐,开展请客送礼、拉帮结伙、拉票贿选等非正常竞选行为,严重扰乱了公平公正的竞选风气。

民主意识较差。虽然近几年来,基层民主建设正在不断推进,但就目前而言,村民的民主意识和责任感还没有跟上。在行使提名权、投票权的时候,大都抱着选谁都无所谓的态度,“大家选谁我选谁”、“谁给好处我选谁”、“谁的拳头硬我选谁”等盲从心态较为普遍,在某种程度上造成贿选的成功率较大。

改进村委会选举工作的几点建议:

借鉴北片地区对村委会及村委会主任的合理定位。由于我曾任职浦东北片地区(原浦东),现又任职浦东南片地区(原南汇),这使得我对南北片的农村管理情况都有一定的认识和了解。目前南北两片在对村委会及村委会主任的管理和定位上还存在着一些差异:一是政治地位差异。北片地区村支部书记在政治地位明显高于村委会主任。镇党委只考核管理到村党支部书记,而对村委会、村主任的考核管理由村支部负责,村委会完全在村党支部的领导下开展工作,村主任在村书记的领导下负责村务日常事务管理。而南片地区的村书记和主任均由镇党委直接考核管理,在政治待遇上基本相当,书记对主任的话语权比较有限。二是经济地位差异。北片地区的村书记兼任村经济合作社社长(村经济合作社作为实体型经济组织),书记对村级经济拥有审批上的“一支笔”。而南片地区的村书记不兼任村经济合作社社长(村经济合作社是虚设的),在村级经济审批上实行村主任“一支笔”,因此书记对村级经济掌控方面比较弱势。三是经济收入差异。北片地区镇党委政府只考核确定村书记的报酬,村主任及两委其他成员的报酬由村书记按一定比率确定。村主任年度报酬一般只有书记的50%左右。而南片地区村主任享受与书记同样的薪酬待遇,而且还是村级经济、财务审批的“一支笔”。

通过对南北地区农村管理的差异以及存在问题的归纳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北片地区由于对村书记、主任的定位比较合理,既有效避免了白热化的竞争局面,同时又较好的理顺了镇与村的关系、书记与主任之间的关系。如能借鉴北片在村委会管理上的成功经验,加以完善和统一,兴许可以打开南片地区村委会换届选举一个新的更好局面。但是,由于南片地区对村主任的定位和格局由来已久,如某一个镇要扭转局面压力较大。建议由区人大协同区委组织部、民政局等相关部门,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出台指导性意见,结合南片的实际情况,把村主任的政治地位、薪酬待遇、经济审批权限等逐步与北片衔接。通过强化村党支部的领导核心地位,理顺村书记与村主任的关系,削弱村主任的利益,从根本上减缓换届选举无序竞争的局面,也有利于大浦东农村管理一体化建设。

加强对村委会换届选举的指导和审核。鉴于目前无论是村委会组织法、上海市村委会选举办法还是其他相关文件对候选人资格条件的规定,要么过于宽泛、要么模糊不可操作的实际,确实有必要作进一步的明确细化,以便于实践层面的操作。建议新区人大或相关部门可否在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对换届选举的方式程序、候选人的资格条件等作出指导性的意见如:1、年龄限制,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一般年龄在男60周岁以下、女55周岁以下;2、政治条件,应无刑事犯罪及行政处罚的行为和记录;3、任职条件,竞选村主任的候选人必须担任过一届以上村委会委员的任职经历;4、政治审查程序,村民提名候选人产生之后,由镇组织部门联合镇纪检监察、公安派出所等相关部门对候选人资格条件进行审核,对不具备相应条件而被选为村委会成员候选人的应提请村民选举委员会认定其候选人资格无效;如果不符合条件的人员已当选为村委会成员的应由村民选举委员会报镇人民政府审核新区民政部门认定其当选无效5、选聘分开。如果个别不符合竞选条件的人员当选为村主任,镇党委、政府将采取差别对待的方式,不赋予其经济审批的权限。

严肃对换届选举中违法乱纪行为的查处。虽然村委会选举法以及中办发[2009]20号文件都有相关规定对选举中的违法违纪行为有关机关应当负责调查并依法处理但这一规定原则性较强操作性较差而且,目前村委会换届选举中拉票贿选的行为比较隐蔽、也较难认定,上级党委政府也缺少查处的精力和专业水准,因此,往往没有得到有效的监督查处,没有起到必要的法律威慑力。因此,建议应尝试把公安检察法院纳入查处村委会换届选举中违法违纪行为的主体,使得选举监督具有切实可操作性。如对违法违纪行为涉及到党纪政纪处分或者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或者触犯刑法的由纪委监察部门党委组织部门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依照相关规定处理这样,一方面可以充分发挥公法的调查取证职能有利于形成证据链便于贿选的认定;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对查处贿选过程中发现的其他违法违纪行为的处理从而保证村委会换届选举工作的健康有序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