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视角 > 正文

全社会要共同关注“两端”人群



发布时间:2012-05-30 浏览次数:4041
   

个人简介

    陈立新,19669月生于上海崇明岛。1985年毕业于上海市第六师范学校,任崇明县少年宫教师。1990年至1992年在上海音乐学院进修。19943月赴日留学,先后在东海大学、国立音乐大学就读,20053月在东京经济大学取得传播学博士学位后正式回国。现任上海杉达学院池田大作教育思想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人文学院副院长、新闻学系副教授,致公党金桥支部委员。20095月在日本出版个人专著《梁启超与新闻业》(日文版)。

在城市人群中,外来务工者处于劳动人口金字塔底端,由于数量大、流动性大,不稳定因素比较集中在这一底端人群,但它是城市劳动力资源的基本保障,也是本市人口倒金字塔不合理结构的必要补充。

可是,随着城市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接近尾声,劳动力需求渐趋饱和,冗余人员的去留成了影响城市安全与功能可持续的一个突出问题。某种程度上,农民工进城一方面充实了劳动力资源,为社会创造了巨大财富,但另一方面为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福利,确实要挤占掉相当部分的城市生活空间和资源。

全球一体化让欧美日感冒,中国打喷嚏,次贷危机、欧债危机让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频添诸多不确定因素。我们经历了从“民工荒”到“农民荒”的尴尬处境,在推进产业升级换代、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大型城市不能容纳太多的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子女,是应该到了政策调整的时候了。

北京公租房新规向外地人开放,“弥漫出浓浓的人情味儿”,然而是否可持续,是否能落实,是一项非常艰巨的社会管理难题。城市的畸形发展,违背了全社会总体发展的全局意识,如何与中央保持一致,下好“全国一盘棋”,是地方政府必须应对的重大政治问题。新闻战线的“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为政府部门提供了很好的样板,政府要花精力善于倾听民声,执政的合法性在于“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有相当多的民生问题是由于政策的失衡造成的。一刀切的政策,肯定不是好政策,如何掌握动态平衡,进行科学的预判,考验着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水平。

而处于劳动人口金字塔顶端的精英层,他们是城市核心竞争力的重要资源,人数少、收入高,也经常受到媒体的追捧,但是作为政府部门对他们的生活状况却疏于了解与关注。在精神上,他们所承受的压力超乎中间层及底层人群的想象,所谓“高处不胜寒”,高端研发人群健康状况堪忧。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富人在海外置产,准备移民,造成资金与人才流失。“跑路”现象已成为全社会热点话题,底层民众对于高端人群的不信度持续攀升,非常不利于安定团结的大局。

其原因不外有三:一是国内缺乏制度保障;二是缺乏公平竞争的商业环境;三是文化气息不浓、生活环境不适宜。一句话,缺乏对国内市场的信心。作为政府部门,要制定出更加符合他们内心需求的政策措施,要营造氛围,让高端人才有一个比较满意的制度环境和生活环境,让成功人士能认同这个城市的文化,回报社会,形成良性互动。这是我们面临的重大课题。如果不及时地发现问题,及时调整,我们会陷入人才危机的窘境。高端人才服务市场,应该实现一对一精准服务,他们的存在决定了其他人群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决定了整个市场的基本走向。以往,我们在政策制定过程中更多地关注中间普通人群的生活福利,而忽略了两端人群对于整个人口金字塔的意义。

“科技上海”已深入人心,但如何打造“文化上海”,还在摸索阶段。过去几年,我们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了文化的产业化,“来钱快的就是好的”,而忽略了文化本身,市场导向未必是完全正确的,年轻人的文化消费观念对于外来文化产品几乎全盘接受,而对于本土文化充耳不闻,甚至嗤之以鼻。我们在引进人才的过程中,也要适当考虑平衡科技与文化的比例关系。让更多海外或者异地的文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心理学家、语言学家、历史学家、管理学家充实我们的人才资源和软环境,提升我们城市的国际形象与核心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