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视角 > 正文

浦东需进一步降低社会组织登记门槛



发布时间:2012-05-07 浏览次数:3982
 

个人简介:

国云丹,女,197810月生,汉族,浙江瑞安人,博士,民革党员,20007月参加工作,现任上海市浦东新区社会工作协会秘书长。浦东新区第五届政协委员,2009-2010年度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浦东新区妇联第三届常务委员会委员。

   一、社会组织登记门槛仍然过高

作为国家综合配套改革区,浦东在全国率先推进行政体制改革,探索通过扶持和发展社会组织,来承接政府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从上世纪末实质性推进以来,浦东社会组织的发展,无论就数量、服务种类还是服务品质来看,在全市乃至全国都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在创新社会管理的模式探索方面曾一度为全国做出表率。但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民众对社会服务的需求渐趋多元化,一方面,现有的服务型社会组织已远远不能满足社区不同层次人群的多样化服务需求,另一方面,当前有不少社会创业人士,热心投身社会服务事业,创立草根性组织,但因我国现有社会组织管理登记门槛太高,而未能获得合法身份,影响其功能的有效发挥。

按照现有社会组织管理条例,我国对社会组织实行双重管理,即社会组织在登记之前要有一个前置的程序,就是要找到业务主管单位,这种单位还必须是党政机关。就现实来看,浦东虽然是我国经济和社会改革的前沿,但现实中除了一些比较开明或具有前瞻性的部门外,愿意做“主管”的单位还是不多,因为允许社会组织“挂靠”即意味着责任,责任也就意味着风险。对很多想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来讲,这就像一堵“高墙”,难以逾越。就这一点来说,浦东在前几年已经有一个突破,那就是对一些新兴的行业协会试行无业务主管单位登记,有力地推动了行业协会的发展。但是,当前国家明确要大力发展,与民生息息相关的社区公益性社会组织却仍然面临这一制度性瓶颈,未能突破。 

社会组织的门槛设置得那么高,无非是为了管控的方便,这是政府“控制性管理”的思维产物。社会组织有了主管单位,政府的管控更加方便,但却极大地扼杀了社会的自我调节和自我服务能力,使很多社会可以自行化解的问题不断累积甚至升级,从而损害社会和谐乃至稳定。

 

二、政府已有降低门槛的破冰案例

实际上,就全国范围来看,这几年已经在探索降低社会组织登记门槛、鼓励社会组织发展。201174日的全国民政工作会议上,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就表示,民政部门对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社会组织,履行登记管理和业务主管一体化职能,这意味着上述三类社会组织将可直接登记,改变之前的双重管理门槛。

一些地方也已经开始这方面的尝试,比如今年年初北京市就已率先规定工商经济类、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和社会服务类四大类社会组织可向民政部门直接申请登记,而广东省则进一步扩大了范围。刚出台的《关于广东省进一步培育发展和规范管理社会组织的方案》明确,从201271日起,除特别规定、特殊领域外,将社会组织的业务主管单位改为业务指导单位,社会组织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成立,无须业务主管单位前置审批后再向登记管理机关申请登记,支持社会人士成立公益慈善类和社会服务类社会组织。

 三、降低社会组织登记门槛的三点建议

社会组织具有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功能,其在社会管理中的独特作用不可替代。在发达国家,各种社会组织遍地开花。因此,作为我国经济改革的前沿,浦东在探索经济改革的同时,在社会领域的改革步子也应该迈的更加大一些,降低社会组织登记门槛、鼓励公益性社区服务组织的发展势在必行。可通过以下方式试行:

    1、对现有的社会组织进行界定和分类,实行分类管理,先尝试对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社会组织实行无业务主管单位登记,直接在民政社团管理部门登记注册。

2、发挥行业协会、妇联、残联等枢纽型社会组织的作用,鼓励此类枢纽型社会组织在社会组织的自我管理、自我教育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尤其是要发挥行业协会的行业自律和行业监督的作用。

3、加强社会组织的自我管理,明确让社会组织的理事会和法人切实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加强组织自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