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正文

机关读书会----有感于民族文化的复兴

——读牟宗三《人文讲习录》 (作者:王经伟)

发布时间:2011-12-15 浏览次数:3181
 
    牟宗三先生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台湾发起“人文友会”,采取师友聚会的方式进行讲学,一批热爱中国文化的志同道合者借此提撕精神,凝聚心志,努力接通传统文化生命,自觉持载中国历史文化。学生们将“人文友会”持续两年共51次讲学的内容记录整理出来,编成了今天的《人文讲习录》。
    此书出于这位当代新儒家的宗师之口,可以说字字珠玑,句句都闪耀着智慧。这本书虽然只有一百多页,但内容极其丰富,反映了牟氏思想的基本立场、观点。他将孔孟、程朱、陆王的艰深哲理用现代语言表述出来,简易直接、清晰明朗,能为有志研习传统文化者立个根基,指明一个大方向,铺一条大道,起到“先立其大者,其小者不能夺”的效果,这种为学路径正是中国人自古以来最熟悉、最亲切的,也是最科学的。所以,我以为它是概论中的概论。这本书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不拘泥于死板的逻辑框架,理路活泼自由,从每一点切入,都是通往根本之道的,就象经典的《论语》、《传习录》一样,随便翻到哪一页,找到哪一句,都蕴含着无穷的哲理,都可以由此读进去,就象每一滴海水里藏着大海的全部信息,这也是我们中国人特有的思维。牟宗三先生绝不是守旧狭隘的人,其心胸和思想极其开阔,他把儒家思想放在人类历史和新时代的宏大背景里进行深刻反思,在这本书里,可以看到他将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与黑格尔、康德、怀特海及基督教、佛教、古希腊思想等进行比较分析,无不贯通中外,提纲挈领,处处皆是创见。他的一系列创见成了今天人们取之不竭的思想宝库:如,中国文化是关于生命的学问,处处体现着对生命的护持;中国文化是理性的运用表现,而理性的架构表现不足;中国文化是综合的尽理的精神,西方文化是分解的尽理的精神;道德宗教是“摄所归能、摄物归心”圆满无对的圣贤境界,而科学民主则非有对立不可;中华民族要生存发展,要想开辟新的“外王”之路、事功之路,须有架构的表现,良知须经“坎陷”之曲折,开出科学和民主政治;但新的“外王”之路必须贯通中华民族文化之源、生命之源、价值之源,即必须承续上远古的“内圣”之灵魂,根深才能叶茂;“五四”以来,我们是通过浪漫的彻底否定来表现正义和理想,现在则应从正面、以建立来表现正义和理想,等等。最感染人的是,全书都在讲哲学讲理性,却一点也不干枯,一点也不繁琐支离,先生用一颗炎黄子孙的赤子之心在讲学,全书洋溢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挚爱之情,激荡着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华民族未来的宏伟担当,他讲的是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哲学。先生的这种赤诚情怀是一贯的,即使在当年抗日战争、民族危亡,人们对民族文化充满怀疑的恢暗时刻,他个人困穷颠沛于西南诸省,学术思想上也极端的孤立无应,但他对民族文化的信念从未曾动摇,这一点,不愧为真儒,不愧为儒家的真血脉,不愧是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一点,让人不能不兴“天不灭斯文”之叹!
    牟宗三先生的哲学成就代表了中国传统哲学在现代发展的新水平,其影响力是世界性的。所以,英国剑桥哲学词典誉之为“当代新儒家他那一代中最富原创性与影响力的哲学家”。
    读这本书,要反复读,因为所含的哲理太深太广,不反复不能有所得;读这本书,要加以时日,因为它是关于生命的学问,要用生命来阅读,阅历未到,解悟也难到;读这本书,也不由得你不想读,因为其催人向上的气氛能鼓舞人、激发人,其明心见性、鞭辟入里的透彻智慧能照亮人。
    “人文友会”让人联想起当年我们民族文化繁荣昌盛的宋明时代,大师们开办的民间书院吸引、教育、激励着无数英才。朱子请陆象山在鹅湖讲“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多少听讲的人痛哭流涕;阳明在僻静的深山里讲良知,“环先生而居者比屋……夜无卧处,更相就席,歌声彻昏旦……先生每临讲,前后左右环坐而听者,常不下数百人……诸生每听讲出门,未尝不跳跃称快”。我们的民族文化曾经因为那些伟大的往圣先贤而璀璨卓绝,曾经因为那些热诚地追求真理的青年学子而青春涣发,也曾经历尽苦难折磨,几近灭亡!俱往矣,惟叹:那文明,那文化,曾萃聚,又散离;曾绽放,又枯缩;曾朗朗,又暗郁,曾闹热,又冷息,曾惺惺,又寂寂……我们只能在前人留下的宝贵文献中怀想民族文化的黄金时代,那些迸发着无限原创力的时代。所幸:民族生命劫后更强,今日中华盛运再来;文化之脉没有断流,活水潺潺清泉叮咚;文明的火种灯传不绝,只为了要再一次普照天地。今天,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已经绘就了文化发展的宏伟蓝图,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然伴随着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也必然离不开对民族文化的认同和弘扬,时代呼唤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新生,需要牟宗三先生这样的文化大师,需要这样的好书,需要关于生命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