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综合 > 正文

浦东新区政协年末视察综述 ----民声大于天

(文:潘璐 )

发布时间:2011-12-05 浏览次数:268

 

又到一年视察时。

11110日,新区政协组织委员就保障性住房工作建设、环境保护与市容卫生建设、新区商业发展情况、社会养老工作开展年末视察。

200多名委员看发展现状、听情况通报、与委办局领导交流互动,共商浦东发展大计。

 

保障房建设:民心工程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个年头,老百姓认为中国的房价疯了。报纸和电视上,乃至街谈巷议里,人们的话题离不开“房价”、“月供”和频频刷新纪录的“地王”。土地已经变成最值钱的东西。从住房难到高房价,住房问题逐渐成为最重要的民生问题之一。“限购令”、保障房建设等举措让老百姓对解决住房问题又有了新期待。

“十二五”期间新区计划建设各类保障性住房2000万平方米,其中新建动迁安置房1500万平方米,新建经济适用房125万平方米。”新区建交委的介绍令人振奋。委员们在现场察看了三林地区的经济适用房后纷纷建言。

委员关注的焦点主要在两类。一是保障性住房从建设、使用到管理的的后期配套问题。二是保障性住房中经适房、廉租房、限价房、公租房这几类房子的比例问题。

程惠瑛委员认为,保障性住房除了建造本身,有关房屋的一系列许可证一定要妥善处理,否则会引发很多问题。“我们律师行业碰到很多案子,都是房产商拿了政府的钱跑了,但是居民的产证还没有办下来,只好长期上访。就是因为机制没有完善,保障性住房项目很多都分包了,房子造好,发展商、施工方钱都到手了,后续的很多问题都没有了责任人。”姚征、高海祥委员比照香港的“公屋”制度,也提出类似的忧虑。“由于不正之风和监管不到位,可能在某些环节有漏洞,资格审查制度的完善非常必要。”“还有房屋的物业管理问题,现在有些商品房的物业费都难以收齐,可以想见以后保障性住房这方面的难度更大,没有一定的资金保障,居住环境的整治更无从谈起。”

委员们对保障性住房几种类型的配比也高度关注。张锦华委员、高幸奇委员、姚征委员、李明虎委员都提出,短期来看,保障性住房会减轻百姓住房难的压力,但从长期的效果来看,产权归国有的廉租房、公租房管理相对简单,而经济适用房若干年后会碰到产权变更的问题,又会带来新一轮的监管问题。所以建议多建租赁房、少建经适房。

苏永昂委员还提出,目前的保障性住房相关制度似乎很复杂和烦琐,不利于各级政府和群众掌握、运用政策,建议以常态化、简单化作为完善制度的准则,一方面要把这项民生工作作为常规工作抓,避免“一呼隆”、“一窝蜂”,另一方面要简化程序,不要让繁复的程序成为制约真正有住房解困需求老百姓的瓶颈。

 

垃圾处理:重在自觉落实

去年年末视察,委员们就专题视察过垃圾处理,今年继续跟踪视察。50余名政协委员对新区垃圾减量化工作提出意见建议。

城乡在垃圾处理方面的差距是委员关注的焦点。农村地区垃圾专项收集、运输、处置体系还相当不完善。有委员指出,浦东新区,特别是南片地区仍有较大部分为非城市化地区,农田果园较多,季节性产生的秆梗、藤蔓等农业垃圾普遍存在混入生活垃圾收运体系现象。垃圾分类工作在农村推进还存在较大困难。委员认为,垃圾分类减量工作牵涉到环保、农业、绿化、林业、教育、财政、宣传等多个管理部门,是一项综合性、系统性工程。要建立相关职能部门与管理单位共同参与的协调机制。

委员指出,垃圾分类工作要逐步摆脱依靠行政手段推进的状况。目前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仅仅依靠行政手段层层落实,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生活垃圾分类处置的地方性法规也不够完善,相关各方职责、作业流程和赏罚措施不够明确,垃圾分类工作还仅仅停留在依靠行政手段推动的初级阶段。

先行先试也很重要。委员对上海金桥再生资源公司首创的电子废弃物网上管理、回收系统表示了浓厚的兴趣。这一系统有效地促进了新区电子废弃物的回收、处置及循环利用。建议在此基础上,引入社会资本,努力探索出一条较为成熟的电子废弃物网上回收、管理、处置体系,争取走在全市乃至全国的前列。

 

商业发展:走出浦东自己的路

浦东的南京路、淮海路在哪里?浦东买菜依然不方便吗?委员在视察金桥国际商务中心后,对浦东新区商业发展号诊把脉、建言献策。

“商业发展,说到底是人气的聚集,”任俊彦委员、张国华委员、马淑燕委员认为,看一个地区商业是否发达,就看是否能集聚更多的人气。他们认为,商业是第三产业的有机组成,要设法将商业和旅游业、会展业,甚至航海业等相结合,“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开会、出差之余会到当地的商业街逛逛,买点特色商品。浦东展馆、会馆很多,又有港口航运,可以充分发掘相关的商业资源,发展油轮商业等相关商业。”

郑秉泽委员现身说法,以在上海成功开发的商业项目为例,“金桥地区90%都是本地消费者,要看这个项目是否真正成功,要看能吸引多少外区消费者。”是否能形成有商业功能的多功能城市综合体。孙建燕委员建议不同的商圈之间要进行错位经营,“借鉴徐家汇的经验,虽然百货商店集中,但是针对的消费群体各有差异,所以生意都很好。”

浦东商业是否能形成自身特色的商业氛围也是委员关心的。一是专业性商业中心的规划和建设,比如浦西鲁班路的专业摄影器材中心;二是是否有一定的文化品位。李伟文委员以台湾的诚品书店为例,说明真诚、品质是商业成功的重要因素;三是形态合理,中低端和高端配比合适,因为浦东还有为数不少的动迁小区,这些动迁小区的商业配套也要有待完善。

 

社会养老:每位老人的尊严

“白天在这聊聊天,看看电视,看看书,都是同龄人,大家谈得来,不寂寞。晚上回家,有天伦之乐。”塘桥社区老年服务中心的阿婆告诉前来视察的新区政协委员。委员们随后视察了位于高桥镇的金色港湾老年公寓。完备的设施、丰富的活动让委员印象深刻。

每个人都会老去,都会遇到养老问题,社会养老工作牵挂着委员们的心。城乡差异是委员首先关注的。赵丽委员、黄垭青委员指出多个“不平衡”,一是空间布局的不均衡,中心城区人口稠密,往往“一床难求”,农村地区由于交通等问题,甚至有“床位闲置”;二是人才的不均衡,农村地区养老机构护理人员相较城区待遇差导致护工队伍不稳定、难以管理;三是养老机构功能不均衡,老人需求的多样化、差异化需要更加分类细致、服务多样的养老服务。

供应和需求是否对路、匹配也是委员们关注的。曹晖委员说,要发展社会养老、机构养老,先要搞清楚哪些老人真正需要机构养老,是可以生活自理、希望老有所乐的,还是局部甚至全面丧失自理能力的。曹委员以数据说话,指出有相当比例的老人患心脑血管疾病,得脑中风后,有很多老人生活不能自理,这类老人才特别需要以来社会养老。康向清委员指出,健全评估系统的必要性,“在目前社会养老不能满足所有社会需求的情况下,应该健全评估系统,明确哪些老人可以进社会养老机构、哪些可以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哪些可以选择居家养老。”施利民委员建议是否可以探索“医院+养老”的商业模式,拓展社会养老思路。

陆鸣副区长陪同视察,他在座谈中感谢委员的建言,同时强调了社会养老工作需要思路创新、探索尝试,一要投入创新,有些经营性的环节完全可以依靠市场来做;二要模式创新,比如国外的“伙伴居家养老”模式值得借鉴;三要科技创新,用科技手段补充人力服务方面的不足;四要培训创新,缓解护理人员队伍不稳、素质不高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