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正文

机关读书会——读《万历十五年》有感

(作者:张燕君)

发布时间:2011-11-21 浏览次数:3273
 
    一个偶然的机会,重读《万历十五年》,在黄仁宇先生的引领下,重温400多年前的1587年,在看似歌舞升平、风调雨顺的景象里,在看似枝微末节、微妙平淡的纠葛里,一窥大明帝国轰然倒塌之原因。
    极度低效的政府、刻板可笑的制度、空虚无物的精神、纵乐荒诞的社会,封建制度最丑陋最腐朽的一面在明朝都显露无疑,整个帝国犹如披了锦衣的朽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为此,明朝一直是许多希望探究中国封建帝国没落之原因的学者最关注的朝代。黄仁宇先生便是其中一位。他独树一帜,运用大历史观的视角剖析1587年的明朝,从前因后果中窥探大明帝国陨落的必然性。正如他在第一章中所述:“1587年,在西欧历史上为西班牙舰队全部出动征英的前一年。当年,在我国的朝廷上发生了若干为历史学家所易于忽视的事件。这些事件,表面看来虽似末端小节,但实质上却是以前发生大事的症结,也是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其间关系因果,恰为历史的重点。”
    书的题目看起来和年份有关,但内容却是围绕万历皇帝、首辅申时行、张居正、模范官僚海瑞、将领戚继光、哲学家李贽等展开。在书中我看到了一位无奈的皇帝,虽然早期励精图治,打算开创一个“万历中兴”,但由于一件件事的不能决断,使得他忍无可忍,终于在立储之事上爆发,致使30年不出宫门不理朝政。1587年,正是万历“闭关”前夕,皇帝和文官集团之间的矛盾已经非常明显。这可以看作是封建君主集权和“民主”议政之间的博弈,事实上这个时点的西方也处在类似状态。而两场博弈的结果却截然相反,民主的火种很快在欧洲大陆铺开,而大明帝国则继续在昏暗的封建道路上走它的不归路。
书中继续罗列一些琐碎的细节,看起来漫不经心,却让人读起来心生凉意,因这点点碎语正似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征兆着一个帝国的崩溃。1587年,元辅张居正已经死了五年,正可谓生时有多风光死后就有多惨烈,小农经济的强大根基像一块巨大的石头,谁妄想搬动它只能砸了自己的脚。1587年,世间第一清官海瑞故去,一个僵硬体制里最清亮的那颗螺丝钉没入了尘土,剩下的只有腐朽和更僵硬。1587年,一代名将戚继光陨殁,他一生为之骄傲的抗倭事业也没了下文。封建制度到底是快走到它的尽头了,刻板的八股取士让整个社会失去了自由思考的能力,偶尔出现两个值得书写的学者,譬如哲学家李贽,却也陷入了自相矛盾的怪圈。精神的空虚带来的是物质上的极度纵欲,所有生活的细节都被无限放大,精巧繁复的建筑、家具、服饰、餐饮……社会风气每况愈下,竟然出现有钱女子嫖男妓的可笑情节,整个社会的混乱失控可见一斑。正如黄先生在文末所述:“1587年,表面上似乎是四海升平,无事可记,实际上我们的大明帝国却已经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励精图治或者晏安耽乐,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高级将领的富于创造或者习于苟安,文官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者绝对保守,最后的结果,都是无分善恶,统统不能在事实上取得有意义的发展。因此我们的故事只好在这里作悲剧性的结束。万历丁亥年的年鉴,是为历史上一部失败的总记录。”至于失败的原因,黄先生在文中也有相关表述:“当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各人行动全凭儒家简单粗浅而又无法固定的原则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创造性,则其社会发展的程度,必然受到限制。即便是宗旨善良,也不能补助技术之不及。”直陈明朝的统治是一种理想化、模糊化的道德程式,不是现代意味的理性治国精神的实施,从而将万历的失败、明朝的失败、中国历史的失败统一于制度的失败。
    读罢《万历十五年》,心中充斥着悲凉和惆怅。明朝之后的300年间,世界实力的强弱格局得到了全盘改写。如今,虽然中华民族已走出积贫积弱的状况,但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改革和改善。痛定思痛,中华民族如何走向更广阔的未来,答案昭然若揭。